dc14x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溫皇的輪椅-第三十章 橫生變故相伴-wyfps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秦霜、步惊云、聂风喝了个酩酊大醉。
总算任以诚还保留着几分意识,运功散去酒劲后,分别将他们送回了房中。
看步惊云那人事不知的模样,洞房花烛夜肯定是没戏了,不过楚楚既然已有身孕,这也就无关紧要了。
穿越大清之冰凝雪韵
回到房间。
漫漫长夜,任以诚却通宵未眠。
僵屍道長 小非同學
他依旧有些不放心无神绝宫,可直到第二天,霍家庄方圆十里内始终是风平浪静,不见敌人踪影。
任以诚暗自思忖着,也许是以为他的原因,导致风、云和雄霸的决战提前了,无神绝宫的人还在路上,时机未到?
日上三杆。
宿醉的师兄弟三人终于醒了过来。
吃午饭的时候,任以诚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云,有个问题我一直没弄明白,你当日究竟是如何找到雄霸隐居之地的?”
步惊云思索道:“说来蹊跷,是街上一个小乞丐交给了我一封信,背后的人是谁,我也不清楚。”
“莫非……是中华阁里的人?”
任以诚在脑海里飞快的将店里所有的伙计都过了一遍,却并未发现可疑之人。
他不禁皱了皱眉,这特么剧情里也没这一出啊……
聂风道:“会不会是天池杀手,他们为了彻底断绝后患,所以借刀杀人?”
“冒着被我发现后夷平天下会的风险?一帮临阵脱逃的缩头乌龟,他们没这个胆子。”
任以诚摇了摇头,左思右想,最终觉得这事只怕还是和无神绝宫脱不了干系。
可目的又是什么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雄霸武功已废,无论死活与否,都碍不到绝无神的事儿……
转眼,三天过去。
任以诚虽然还是不放心,但也决定先回中华阁,守株待兔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临别之际,他将一张写满字迹的信纸递给了于楚楚。
“这是给你安胎用的,我的独门秘方,保证到时候生个白白胖胖小步惊云出来,算是我补给你们的贺礼。”
聂风拍了拍任以诚的肩膀,笑道:“还是你想得周到。”
“任大哥有心了。”于楚楚红着脸,欣然收了下来。
任以诚翻身上了幽灵马车,嘱咐道:“雄霸虽灭,但江湖上从来不会有永久的太平,各位还请多保重。”
马不停蹄的赶回了中华阁。
任以诚还未进门,就见剑晨迎了出来。
——————
“回来了,楚楚姑娘他们还好吗?”
“挺好的,这一趟可算是双喜临门,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再去喝满月酒了。”
任以诚也不隐瞒,将于楚楚怀孕的事情告诉了剑晨,为的就是要让他彻底死心,免得他为情所困,再生枝节。
“满……满月酒,你的意思是……”剑晨神情大震,如遭晴天霹雳。
“就是这个意思,我先回房间了。”任以诚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后堂。
全能大歌王 葆星
剑晨犹自站在门口,双拳紧攥,俊美的脸上隐隐透出了一丝阴郁。
后院。
无名的庭园小楼中。
“这件事你怎么看?”任以诚已经一五一十的将中华阁可能有人泄密的事情告诉了无名。
无名沉默良久,蓦地一声长叹。
“大家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年,我实在不愿意去怀疑他们,但是你的疑虑也的确需要重视。
会不会是孟忍?毕竟他和雄霸有杀父之仇,有足够的理由去给步惊云通风报信。”
“想知道也容易,稍等一下。”任以诚说完,当即起身出门下楼。
少顷,就见他将孟忍给带了回来。
醒世姻緣傳
“两位老板找我有事么?”孟忍茫然的看着两人。
他刚才正在后厨准备出菜,突然眼前一花,然后就发现被任以诚带到了这里。
“确实有件事要问问你。”任以诚笑眯眯的来到孟忍面前,眸中碧色光芒一闪,迷魂摄心催梦大法已施展开来。
孟忍一怔,顿时目光涣散,变得混沌起来。
任以诚问道:“你可曾给步惊云透露过雄霸隐居之所的位置?”
孟忍摇头道:“不是我,我没有,与我无关。”
任以诚道:“很好,你可以回去了,当听到锅铲声后你会醒过来,如果有人问你,你就说去茅厕了。”
“明白。”孟忍点点头,应声离去。
无名略显诧异道:“没想到你竟然会江湖中失传已久的摄心术!”
任以诚挑眉笑道:“想学?我教你啊。”
排除掉了一个嫌疑人,之后为了避免引起怀疑,他每天询问一人。
这一日。
任以诚带着一名气质阴柔,眉宇间带着三分妖媚之气的伙计来到了小楼中。
这人名叫花玉男,因为修炼了一种特殊的武功,所以变得不男不女。
任以诚照例施展了迷魂摄心催梦大法,问出了那个问题。
“没错,是我做的。”花玉男乍一开口,立时便让无名的神色复杂起来。
他本心是不愿相信中华阁的人真的会做出这种事的。
任以诚接着问道:“谁指使你的?”
“是无神绝宫……”
花玉男在心神失守的情况下,娓娓道出了自己背叛的原因。
喪屍清除計劃
他所习练的武功导致他终生无法娶妻生子,失去了生命中大半的乐趣。
长久以来,便导致他的心理开始产生变化,逐渐对权利财富产生了欲望,也因此而被无神绝宫的人渗透收买。
无名闻之,不由为花玉男感到一阵唏嘘,同时也因为‘无神绝宫’这名字而皱起了眉头。
戀戰
“没想到竟然是他,时间过得真快!”
任以诚又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的紅包能通天庭
花玉男答道:“希望借此挑起老板和风、云的矛盾,损耗中原武林的实力。”
氣動乾坤
“哈!真相大白。”任以诚拊掌一笑,然后便如对待孟忍般放走了花玉男,以免打草惊蛇。
“绝无神!二十年过去,这东瀛狂徒的野心丝毫不减。”无名感慨万分,轻叹一声,徐徐道出了一桩多年前的旧事。
二十年前,绝无神率领五千精锐欲闯山海关,却被无名单人独剑拦在了关外,不得寸进。
绝无神早知无名剑中神话之威名,便立下赌约,只要无名能挡住他麾下五千精锐,便十年之内不入中原半步。
为保中原安危,无名别无选择,只能答应下来。
在激战一天一夜之后,终于赢得胜利,让绝无神依照约定退兵离去。
任以诚撇嘴道:“当初直接杀了他多好。”
无名摇头道:“切不可小看了此人,当初若是他也出手,连同那五千精兵的实力,我只怕很难挡得住他们。
筹谋二十载,今次他定是有备而来,不容大意。”
任以诚悠悠道:“二十年前有你,二十年后有你更有我,这次定要让他来得去不得。”
绝无神不灭金身虽强,但若不暗中下毒,未必能胜过无名。
歲月靜好我還在 樂聲歲
任以诚自忖和无名的胜负在五五之间,四舍五入,要赢过绝无神应该不是难事。
两人商议了一番,在摸不着敌人踪迹的情况下,唯有随机应变。
穿越之梦回西燕 彭贵勇
任以诚记得无神绝宫打头阵的是无名的师兄——破军。
此人武功殊为不弱,手中一对刀剑皆是神兵利器,其威势纵然比起‘天剑’来,也只是略差一筹而已。
念及此处,任以诚已不禁开始跃跃欲试。
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过得数日,破军没等来,却等来了一纸皇榜。
步惊云强闯后陵占为己有,罪当株连九族,七日后,将与其妻于楚楚一同开刀问斩。
聂风擅闯皇宫,目无法纪,亦是罪不容赦,七日后,连同步惊云夫妇一起行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