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7g7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修羅戰婿-第三百零五章 林殊榮鑒賞-zg4x9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
至于说话的人。
站着。
看起来,三十岁出头。
并非传统见到过的富二代,倒像是某个江湖大佬的跟班。
从他的言行举止来看,对这里比较熟悉,经常在这儿吃饭,而且,这些人,全都是他邀请的。
这种人,非常好面子。
所以。
網球王子之追貓日記 晴妃兒
最美的时光遇见你 杭咩咩
现在听到任雨柔的低声吐槽,他立刻脸上不悦,斜眉的看着她,喝道:“你刚说什么,有种再说一次?”
“你……”
欺负老婆。
我的男友是服装造型师
这是叶天纵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哪怕只是个质问,可是听在他耳朵里,却是非常的刺耳。
当场就要回怼,不过,任雨柔考虑到这帮人浑身纹身,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更何况,他是受到林总的邀请,来这里做客,不适合发生矛盾和冲突。
毕竟,现场还有这么多的客人在,不适合张扬。
“算了天纵。”
“这些菜,不吃了就行。”
“我们再重新点点就行了。”
“没有必要闹的。”
任雨柔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安抚着叶天纵。
而叶天纵的情绪,也是逐渐的降了下来,考虑到老婆的脸面,他没有打算在这里动手。
但是谁知道。
这个家伙居然这么不开眼。
随着其他人的起哄,而他自己的自尊心又这么强。
马上就冲过来,然后呵斥了一下,便是直接一口口水吐到了叶天纵二人吃的火锅里!
“妈的。”
“还敢嫌弃老子?”
“还要点别的菜?”
“我去你大爷的,既然不想吃,那就干脆别吃了!”
“草!”
这货,很是嚣张。
声音很大,几声呵斥之后,立刻就迎来了身后的一众掌声。
“虫哥威武。”
“虫哥霸气。”
“对付这种不开眼的狗东西,就得采取这种方式。”
“恶心死他们!”
“哈哈哈!”
这些青年男女各种欢呼雀跃。
而四周本来还在吃喝的客人们,则都是纷纷将目光投注到这里来。
很显然,都秉持着吃瓜群众的想法,想看看叶天纵二人如何应对。
“这位先生,你有点过分了!”
總裁大人別寵我
任雨柔起身站起来,看着那名叫虫哥的男子,娇喝道:“你说话,乱喷口水,在我们的菜上,我们没有计较。你反而还过来朝我们火锅里吐口水,你到底有没有素质?你讲不讲道理?”
“道理?”
“我特么的拳头就叫道理!”
没想到,任雨柔还敢和这虫哥叫板。
据理力争。
这让叶天纵很满意。
只是。
话未说完,那虫哥立刻就龇牙咧嘴,就手就要一拳头砸过去,还怒吼道:“老子弄死你个臭婆娘……”
“啊!”
拳头没有到任雨柔脸上。
立刻就被另外一只手伸过来,抓着往下面一捅!
手掌直接被按进了火锅里!
极高的温度,让得虫哥痛不欲生,龇牙咧嘴,大声呐喊!
“虫哥!”
“妈的,你小子找死是吧?”
“老子弄死你们!”
见状。
那些还在吃喝看戏的青年男女,立刻勃然大怒,怒吼之中,就要操着酒瓶子之类的东西过来帮忙!
“住手!”
一声大喝,从楼上传来。
随后。
有几个保安则是迅速冲过来,保护住现场。
客人们,则是在安抚之下,先在原地坐着等待。
所有人都寻声看过去。
只见到一个身穿着西服,看起来文质彬彬,而且步履之间,充满了气质的男子,一马当先,率先赶来。而之前负责将叶天纵二人引领到大厅的工作人员,是他的秘书,紧随其后,很明显,这个男的,应该就是这个店的老板,林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林殊荣。
看起来,为人和睦,而且态度和蔼,尤其是言行举止,都透露着一股书生之气。
本来按照叶天纵的既定想法,就是拿下林家,冲击叶中天。
像这种财阀继承人,身上多少都带着一些铜臭味,不是嚣张跋扈,就是趾高气扬,总之,没几个好鸟。
可是现在看着对方这模样,倒是让叶天纵存疑。
不急。
抗戰之超級兵鋒 長風
先看看对方的处理方式,如果还是一丘之貉的话,那自己就没有必要客气。
很快。
林殊荣带着一帮工作人员赶到这里来。
虽然有保安将那些青年男女给围住,没有敢造次。
但是。
自始至终,叶天纵都死死的抓着虫哥的手,他动弹不得。
而且,底下的火锅还在开着火,烧烤着,持续的时间,长达十秒。
这手,肯定是废了。
有没有后遗症,会不会影响到身体的其他机能,那都不在叶天纵的考虑范围之内。
而他的做法,任雨柔看着很解气。
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劝阻对方,没有必要这么做。
但是,这个家伙,实在太过分,必须给予教训。
佳妻有约
只是。
这么做,好像有点残忍。
“虫哥,任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有话慢慢说,以和为贵,要不然,先让这位先生,把人放开再说?”
林殊荣走来。
贵为林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五大财阀之首。
其身份和地位,不容小觑。
舞女娘親狠傾城 漂裙
他现在,居然对这个家伙尊称虫哥。
哪怕是开门做生意,也没有必要这么谦虚吧?
叶天纵一愣。
而任雨柔也是满脸尴尬,略微思索,便是深吸了口气,说道:“放开是没问题的,但是林总,这个事情,我们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他……”
“草泥马!”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们!”
虫哥还在不断挣扎,同时口中还在叫嚣。
而叶天纵最痛恨的,就是这种满嘴喷粪的人。
当时震怒,拽着他的手,往面前拉伸,紧跟着身子就被拽了过来。
众目睽睽之下。
这叶天纵作出惊人之举。
竟然下意识的想要将他的脑袋给按在火锅里!
这不是要杀人吗?
“天哪,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这么狠的?”
“看起来斯斯文文,没想到,这么狠,连虫哥都敢招惹?”
“事实上,我们看见虫哥在这里吃饭,都有犹豫是不是要走,而且,我们已经尽量避让他了。”
“而这个年轻人,非但不畏惧,反而还敢叫板,这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四周吃饭的人,都在低声议论。
而听闻的叶天纵则是心头一惊,倒不是害怕虫哥。
倒是没看出来,这虫哥,好像有点背景。
在临城市,除了斯大财阀,还有四大势力之外,能有谁,让林殊荣都会恭敬讨好,不敢轻易得罪!
“这位先生!这位先生!”
林世荣急了!
呐喊的同时,还在催促任雨柔。
而任雨柔只想让虫哥得到教训,倒没有想过真的要弄死人。
这里可不是密林深处。
不是三不管地区。
是法治之地。
“天纵,别激动。”
寵妻無度之腹黑世子妃
“先把人放开。”
“我相信,林总会主持公道的。”
看向叶天纵。
叶天纵刚刚震怒,真有要弄死对方的意思。
不过,老婆劝解,肯定要遵从。
但是,没有着急。
而是低眉,看着现在已经下得浑身发抖,甚至都尿裤子了的虫哥,问道:“还牛逼吗?”
“不,不敢了。”
“我,我错了。”
“大哥,我真的错了。”
认怂。
等回头,再狠狠的教训他!
“滚!”
叶天纵一吼,直接将对方推开,然后翻滚在地。
“虫哥!”
“您怎么样,您没事儿吧?”
其他人,立刻过去搀扶。
而林殊荣也是见到此情之后,赶紧吩咐道:“快,快送虫哥去医院!”
“小子,你特么有种。”
“你给老子等着。”
“我要不弄死你,我就是你养的!”
被搀扶起来。
虫哥恶狠狠的辱骂了几句,见到叶天纵作势又要过来打人,他赶紧逃跑。
走到门口,还大声的呐喊了一句:“林总,这事情,你得给我个交代,否则,这小子,包括你,我都不会轻易放过!”
“走!”
然后,逃之夭夭。
“各位。”
“刚刚就是个插曲。”
“是个误会。”
“来,大家继续吃喝。”
“我做主,今天在场的各位,所有的吃喝,都由我来买单。”
林殊荣满头大汗。
很显然不是热,而是被虫哥给吓到了。
这让叶天纵很纳闷儿,那货,有那么可怕吗?
怎么一个个见到他,就跟见到了鬼似的。
当然。
他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听闻。
众多客人也没有多说,反正得罪虫哥的人,又不是自己。
关键是,因为这个小插曲,还可以让今晚的消费全部免单,所以,带来的后果并不严重。
而从这一点上,不得不说,这林殊荣,会做生意,简单的一句话,就可以化解危机。
不过,他回头瞪了秘书一眼。
虽然没有明说,但肯定是在埋怨对方,让他把人带去包间,现在却弄到大厅里来发生了矛盾。
而且,还正好是虫哥他们所在的位置,现在惹出来的后果,他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收场。
而秘书则是满脸惭愧,一直低着头,呢喃的说着对不起之类的话。
片刻过去。
“那林总,要不然,我请他们先到包间里……”
秘书试图补救。
林殊荣却摆手,叹息的说道:“现在去包间又有什么用,你去忙你的吧,我和任小姐他们谈谈就行了。”
给他捅出这么大的窟窿,这林殊荣虽然心中震怒。
但是,态度还算和气,并没有直接动怒,打发走秘书之后,还特地邀请叶天纵二人坐下来。
就这样的气度,能干大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