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8m39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486章 大唐男兒當如是讀書-i5bao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在接到贵端水对面时常有唐军将领窥探的消息之后,国内城就派出了援军,准备御敌于辽水一线。
等打下了新罗,大唐自然会退兵,这便是泉盖苏文的如意算盘。
将领带着三千人来援,加上原先的两千人,唐军若是要攻城,没有两万人绝对没戏。
而且还得要付出巨大的伤亡!
所以将领信心满满。
但没想到苏南城竟然失陷了。
回去他会倒霉,上面会怪罪他行军太慢。
而更关键的是,他麾下绝大部分都是步卒,一旦退军,唐军就会衔尾追击。
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上。
当得知唐军只有两百骑后,他心中微松,觉得是个机会。
现在机会就来了。
唐军轻松的突破了阵列,旋即冲杀了进来。
“排着冲上去!”
将领声嘶力竭的在呼喊着。
这里是野外,一旦崩溃,那就是漫山遍野的牛羊般的无助,只能任由唐军宰割。
可唐军却就像是一把横刀,径直捅了进来。
这便是大唐的战术:骑兵不要管杀伤,只管往敌军的大旗处冲杀。敌军一旦乱了,自然溃败。
小股骑兵遭遇大队敌军就是这种战法,随后就会打成击溃战。
“我去了!”
一个将领被刺激的满脸通红,“不斩杀敌将,我将不归!”
“勇士!”
带队将领喊道“跟着他去!”
随行的数十骑兵出击了。
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斩杀敌将,我上书大莫离支为你请功!”
那将领挥舞着长刀:“跟我来!”
这队骑兵从中间冲杀了过去。
贾平安首当其冲,遭遇了敌将。
铛!
贾平安一刀劈砍而去,对方格挡。
阿宝前冲的速度骤然一快……贾平安伸出左手,一把抓住了敌将的肩头甲衣,奋力一拉。
呯!
敌将落马!
“万胜!”
唐军欢呼着。
当面之敌不禁为之沮丧。
贾平安回身喊道:“这便是高丽?”
这便是高丽?
那个曾经间接导致大隋灭亡的国家!
激励士气是一门本事,贾平安只是一句话,就让唐军将士发狂了。
李敬业冲杀在前,几无一合之敌。
无论是薛万彻还是苏定方,单打独斗的能力都堪称是独步当世。
李敬业在渐渐往这个方向发展。
两个敌骑围住了李敬业,只见他一刀砍翻一人,接着避开一刀,挥刀拦腰斩断了对手大半腰肢。
那敌骑半截身体垂落马侧,下半身还坐在马背上,一路冲了出去。
所有人都被这惨烈的一幕给刺激到了。
“败了!”
所谓兵败如山倒就是如今的模样。
步卒们丢盔弃甲,跑的到处都是。
贾平安一路紧追敌将,阿宝再度发挥了自己的实力,渐渐逼近。
感谢萧淑妃!
贾平安一刀把敌将斩落马下!
旋即有人下马枭首,用长枪竖起来。
“招降!”
人太多了,杀不完。
但李敬业却在嘀咕,“兄长你怎么说的不情不愿的?难道你真想杀光了他们?”
这不现实!
“我的京观啊!”
每一战必筑京观!
这是贾平安许下的诺言!
李敬业觉得他有些魔怔了,“兄长,又没人会监督你,你何必这般坚持。”
“谁说没人?”
李敬业看看周围,“谁?”
贾平安指着这片大地,“那些倒在此处的汉儿在盯着我。”
……
“快一些!”
程名振催促着麾下,前方的斥候依旧不见回来,让程名振有些心中没底。
“都督,若是敌军来援怎么办?他们就两百骑。”
“不怕,就算是不敌也能退回来。”
这是最理想的状态。
程名振看看这些骑兵,赞道:“看看这些大唐好儿郎,当世何人能敌?”
前方就是苏南城。
“都督,城门是打开的。”
“弄不好就在厮杀。”
“去哨探!”
但凡正常,那城门就该是紧闭着,以防被敌军突袭。
斥候靠近,仰头喊道:“人呢?”
“曰你娘,喊魂呢!”
城头出现了一个唐军,他单手拎着一个男子,随手就往下丢。
呯!
男子落下城头,就落在斥候的马前。
斥候目瞪口呆,“你等开着城门作甚?”
城头的唐军懒洋洋的道:“不开城门,敌军来了,咱们这十余人能挡得住?特娘的都要被围杀在城中。”
大队骑兵来了,那军士赶紧下来。
程名振看着一人控制的城头,觉得自己怕不是眼花了。
“就你一人?”
“是。”
“武阳伯呢?”
“敌军来援,武阳伯留下了十余人,其他全跟着去了。”
“敌军多少人?”
“说是三千。”那军士一脸的满不在乎。
十余人控制局面,两百骑不到去突击对方的三千人!
有人说道:“此等事能做到的可不多。”
薛万彻、尉迟恭、程知节、苏定方、薛仁贵……
这些悍将都拥有率领小股骑兵击败十倍于己对手的实力。
“走!”
程名振毫不犹豫的带着骑兵从城中横穿而过。
城中先前发生了小股骚乱,被镇压了下去,此刻听到密集的马蹄声,没动手的不禁暗自庆幸。
就算是动手成功了,此刻大股唐军来援,怎么挡?
“快一些!”
眼看着就要出城了,就见两骑冲了进来。
“是我们的人!”
程名振勒住战马,在战马的长嘶声中喝问道:“战况如何?”
其中一人说道:“禀告都督,武阳伯令我等来报捷,敌军已经溃败!”
程名振……
那些骑兵……
……
数百俘虏被驱赶着开始筑京观。
“尸骸太少了。”
这次打成了击溃战,一共才收集到了三百多具尸骸,俘虏了差不多四百人。
这便是击溃战。
大部分敌军散落在周围奔逃,运气好的能逃到那些城里,运气不好的在荒野中会成为野兽的口中食,或是被饿死在某处。
所以这也是史书里经常能看到的一种奇葩事儿,明明有些人屡战屡败,可他为何就能过不久就重新拉起一支队伍来?
就是因为他遭遇的大部分都是击溃战,不少溃逃的将士暗戳戳的回来了。
三百余人的京观,看着就是个小土包。
“我很不满意!”
贾平安真的不满意!
“这一路追杀竟然才弄死了三百多,你等是如何杀敌的?”
“看看,追上去还戏弄一下再杀,戏弄你妹!”
贾平安滔滔不绝的痛斥了麾下一刻钟,然后骂道:“都好生检讨,现在回去!”
但这等击溃战的杀伤自然不止于此,这是许多尸骸寻不到了而已。
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有人看了一眼,“是都督来援!”
气氛很诡异!
程名振带着骑兵冲了过来,见贾平安带着百余骑安好,心中一松。
那数百俘虏被驱赶着过去,程名振发现贾平安的麾下没精打采的,就问道:“为何如此?”
“武阳伯说我等杀敌杀少了,以至于京观不够壮观。”
程名振:“……”
……
“快一些!”
苏定方带着主力过了贵端水,旋即不断向苏南城逼近。
“万胜!”
前方的斥候回来了,欢呼雀跃。
“中郎将!”
苏定方勒马,斥候说道:“敌军来援,武阳伯领军百余,击溃敌军三千。”
我的梦幻青春 姜菊
“那个小子!哈哈哈哈!”
苏定方大笑了起来,“老夫还说要给他撑腰,没想到竟然击溃了敌军,有些老夫当年的风采了!”
这话无人敢质疑!
当年李勣突袭东突厥颉利可汗,就是苏定方带着两百骑趁着雾气摸了进去,随后突袭牙帐。颉利可汗奔逃,最后东突厥一战覆灭。
李窟哥笑道:“那武阳伯竟然这般悍勇,不知是哪家子弟?”
一般人要想成为出色的将领,大多都得经过从底层的磨砺,从一名士卒慢慢的往上爬,能封伯,能独自领军,基本上罕有三十岁以下的。
贾平安年轻,所以李窟哥早些时候才说他应当是权贵子弟。
现在他再度试探,苏定方却毫不掩饰,“小贾农户出身。”
农户出身的子弟……他能在这个年龄封伯?还能独领一军……你在哄骗我吗?
李窟哥面色微红。
他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苏定方无视了他。
苏南城就在前方右侧,乌压压一群骑兵正在赶来。
“是都督。”
苏定方笑道:“这是初战大捷,好兆头!”
“万胜!”
前方突然传来了欢呼声。
一骑出前,程名振在后面抚须微笑,很是欣慰的模样。
“这是夸功!”
契丹骑兵中有人艳羡的道:“唯有大功方能如此,堪称是万众欢呼。”
“万胜!”
“是武阳伯!”
“让好儿郎之名尽人皆知!”苏定方举手,身后的大军也跟着欢呼了起来。
“贾平安!贾平安!贾平安!”
当年他突袭突厥牙帐成功后,唐军中传来了李靖指令,于是万众欢呼着他的名字。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神灵!
那种感觉很难形容,从脊背处会冒出些什么东西,随后你会感到飘飘然,进而浑身颤栗!
一个年轻的军士憧憬的道:“大唐男儿当如是!”
……
王宫依旧宏伟。
一群骑兵缓缓而来。
“大莫离支到!”
王宫中马上跑出来一个权贵。
盗墓之惊心诡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泉盖苏文策马过来,权贵跪在侧面,让他踩着自己的脊背下马。
“新罗那边如何?”
泉盖苏文身上挂着五把刀,边走边问。
他的速度很快,几个文官要小跑才能跟得上。其中一人说道:“大莫离支,联军已经夺了新罗九座城池。”
“不错。”泉盖苏文淡淡的道:“但还不够。高丽有数十万大军,却坐视着新罗跳梁,可耻!”
几个文官面面相觑,都知晓上次征伐契丹失败的后遗症还在,泉盖苏文此刻只能听到捷报。
泉盖苏文突然止步,身后的几个文官赶紧停住,差点撞到他。
“要盯着辽水一线,一旦唐军渡过辽水……这样,辽水一线的消息每日一报。”
“是,大莫离支,快马从苏南城到平壤,只需五日而已。”
“我要的不是快,而是准!”泉盖苏文皱眉,“我军攻打新罗,金春秋胆小如鼠,定然会向唐人求援。唐人希望能保留新罗,用于牵制我们,所以他们定然会出击,告诫辽水一线的道使和大模达,要警惕唐军的动静,谨守城池。”
——道使,城池的文官,类似于大唐的刺史。大模达便是武将。
“是。”
众人簇拥着他进了殿内,旋即开始奏事。
国中之事泉盖苏文一言而决。
至于高藏,那只是个傀儡罢了。
议事结束,泉盖苏文冷冷的看着这些臣子,不屑的道:“你等无用之极,以至于要让我每日处置这些政事。”
文官们俯首,“我等无能!”
“无能也就罢了,胆子还小。”他冷冷的道:“我说过,前隋覆灭于我们之手,唐人若是还敢再来,那便让他们重蹈覆辙。中原本就户口不多,若是再败,我将亲自领兵马踏中原,去长安看看!”
这个疯子!
但没有他,高丽压根就撑不住。
“是!”
泉盖苏文皱眉,“滚吧。”
文官们走后,十余武将来了。
面对武将们,泉盖苏文的神色缓和了些。
“突厥人前次有人出手,可惜被唐人击败,否则唐人将会多一个强劲的对手……”泉盖苏文眯眼,“吐蕃、突厥,如此我们才能有所作为。”
这话看似孤傲,但却有些微妙。
——高丽必须在大唐被强敌牵制住的情况下才能有所作为,也就是说,高丽单对单不是大唐的对手。
要知道以前泉盖苏文是何等的猖狂,两相对比,他的态度和高丽的国势一样在不断下滑。
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话里有些沮丧的气息,泉盖苏文微笑道:“我们并不差,大唐若是起大军再来,我们一步步的固守……别忘记了,当年李世民围攻安市而不下,最后拱手而退。”
这话有自吹自擂之嫌。
当初太宗皇帝领军出征,一路攻城拔寨,战无不胜。在攻打安市时,因为天气渐渐变化,这才撤兵归去。
但不吹嘘不行,随着大唐威名日盛,高丽国中有些惊惧,这就需要上层出面打气。
后世拍什么一箭射瞎太宗皇帝的眼睛,杀到了长安,太宗皇帝跪下,这才保住了半壁江山,这等笑话看看就好。
一个武将说道:“大莫离支,唐人自从撤兵之后就再也没来过,我以为他们是无暇他顾……吐蕃是个强劲的对手,草原上的部族不时反叛,而我们却在不断的修生养息,若是他们敢来,必然会碰的头破血流。”
其他人纷纷赞同这番话,一时间士气大振。
泉盖苏文干咳一声,众人鸦雀无声。
这是要作总结性的发言。
“前隋覆灭,中原人口损失惨重,时至今日也未曾恢复,以至于要不断迁徙人口安置于各处,所以唐人不能大败,也不敢大败。一旦大败,国中震动只是一面,外藩各方势力都会磨砺了爪牙,盯着中原虎视眈眈……”
“这是其一!”泉盖苏文很是自信,“所以他们不敢倾国而来。其二,我听闻吐蕃颇为强大,强大的势力会扩张,不管是中原还是西域,都是膏腴之地,他们不会放过。其三,突厥残部至今依旧存在,这等部族一旦起事,便会滚雪球……你等儿时都该滚过雪球吧?”
一个将领笑道:“大莫离支,我去年就滚过。”
泉盖苏文笑了笑,但把此人记在黑名单上,“当草原席卷而来时,唐人再无兼顾辽东的能力……所以我们担忧什么?”
他拔出五把刀中的一把,敲打着地毯,目光睥睨的道:“我们暂且修生养息,当会有君临天下的那一日。”
众人低头,“大莫离支英明!”
泉盖苏文微微颔首,众人告退。
看着空荡荡的大殿,他突然失笑道:“这天下便在我的手中,可我为何不快活?”
有内侍笑道:“大莫离支功高盖世,定然是觉着寂寞了。”
泉盖苏文叹道:“寂寞啊!人生如此,却让人不得不挥刀。”
他看了内侍一眼,两个侍卫上来,一左一右拿住了侍卫。
泉盖苏文淡淡的道:“用战马拖死在大殿之前。”
“大莫离支……”
外面晚些传来了马蹄声,接着便是惨叫。
泉盖苏文看着殿内的其他人,淡淡的道:“忠心耿耿的,荣华富贵。动小心思的,以为我会被吹捧的飘飘然的,全家处死!”
那些内侍浑身颤栗,无人敢抬头。
“去,看看高藏在做些什么!”
泉盖苏文的身体松懈了下来,竟然在打盹。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大莫离支!”
那群文武官员又回来了。
泉盖苏文没动静。
一个文官目视那些内侍,可无人敢动。
“大莫离支!”有人提高了嗓门。
泉盖苏文的身体动了动。
“大莫离支!”
泉盖苏文嗯了一声,然后缓缓睁开眼睛,有一瞬失神,迅速就坐直了身体,“我刚在想和大唐后续该如何争斗,想到了要紧处,入神了。”
作为权臣,他不能泄露出半点软弱和虚弱,否则无数人会和野狗般的冲上来撕咬他。
看到这些人沉着脸的模样,他深吸一口气,“何事?”
众人相对一视,最后一个老臣出来。
他颤颤巍巍的道:“大莫离支,刚才传来消息,是……是甘勿那边来的……”
“说事!”
泉盖苏文觉得心跳加快了一瞬。
老臣干咳一声,“说是……说是唐军越过了辽水,苏南城……失守。”
苏南城竟然失守了?
泉盖苏文沉声道:“唐军多少人马?”
能破城,那少说得两万以上,否则不会围攻城池。
老臣喘息道:“说是……十余骑。”
呯!
泉盖苏文拿起那把刀,一下就扔了过来。
众人赶紧闪避,乱作一团。
机器警察
一群怯弱之辈!泉盖苏文面色冰冷,“十余骑就攻破了苏南城,那些将士是牛羊吗?就算是牛羊也能阻拦住他们。”
老臣已经被吓瘫了,叩首道:“老臣该死!老臣该死!”,另外一个文官拿出文书……
“……是日上午,唐军十余骑伪装为我军斥候,城门开,唐军顺势掩杀进来……”
一群蠢货!
泉盖苏文的眼中杀机毕露,“拿下守将的全家,男为奴,女为妓!”
“是!”有人去执行。
他淡淡的问道,“是谁?”
“说是……”文官抬头,“武阳伯贾平安,就是上次出使高丽那个年轻人。”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