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ej5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諸天大聖人 ptt-第1714章 江府,有大恐怖(求訂閱)熱推-31j83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原始天尊越想越气急,暗道:“我就当没有这不争气的徒弟吧。”
这样心情会好过得多。
悄悄抬头瞥一眼的姜尚,正好看到原始天尊那不悦的神色。
他又赶紧低下头去。
不敢有其他想法。
生怕师尊不喜欢自己,给自己来一巴掌拍飞。
那就惨了。
伺候半天后。
原始天尊又考校一番后,才幽幽地开口问道:“姜尚,白日时,你与云中子是否去过一处叫‘江府’的地方?”
“……”
闻言,姜尚的心里却咯噔一下,立马就七上八下起来。
内心犹如滔滔江河翻滚。
也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原来老师是冲着前辈来的啊。”
姜尚懂了,“怪不得他堂堂圣人之尊,居然也会下凡尘来,原来是冲着那位前辈去的。”
只不过。
令姜尚有些疑惑不解的是,他与云中子都约定好了。
不得透露江府的任何事情。
哪怕是自家老师。
可现在呢。
原始天尊坦白地告诉他,那件事情他知道了。
这让姜尚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也有一丝丝惊慌失措的神态。
怎么办?
“莫非是云中子师兄告知的?”
姜尚暗暗猜测起来,“好个云中子师兄,竟然不讲武德。”
炫舞女皇
说好的一起保留秘密呢。
可你却一个人告知老师了。
留我姜尚一个在,让我如何面对老师啊。
一下子。
就让姜尚觉得,自己在原始天尊的心中留下一个更不好的印象了。
有事隐瞒不报。
这是大忌。
他都快要哭了。
师兄坑人,也不是这么坑的啊。
“这有种莫名奇妙就被卖了的感觉,实在是……”
让姜尚郁闷无比。
早知是这样,还不如自己先行禀告呢。
说不定还能得到奖励。
现在这情况下,叫他姜尚也好尴尬啊。
他太难了。
“咳咳。”
姜尚干咳一声,“师尊,情况确实是这样子的,不过……
那地方住着一位体验凡人生活的高人,他不喜欢张扬,也不喜欢被人打扰。
所以,弟子才没有上报。”
姜尚心里想的什么。
原始天尊自然很清楚了。
但他心里不是滋味,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想法。
让他一阵莫名起来。
不过。
原始天尊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继续问道:“姜尚,你对那‘江府’知道多少?”
闻言。
姜尚先是一喜,毕竟原始天尊不追究他的责任了。
随即他就愣住,“老师,您此次为江府而来,是与其有什么恩怨吗?”
原始天尊:“……”
他瞥着姜尚,淡淡地说道:“并没有,不过那江府的情况连本座也掐算不出来,自然要搞清楚情况。”
听到这么一说。
姜尚总算是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啊。
那就好说了。
他清了清嗓子,说道:“老师,那江府内,据说是有三位公子。
只不过,弟子目前就见到过两位。
在弟子的眼里,他们似乎都是凡人,身上也没有半点法力波动。
里面是一个四季如春的院子,有池塘,也有假山,还有花园。
不过……
里面那些东西,似乎都成精了。
其中,还有一条土狗,好像叫阿黄,最为恐怖了。
他有一招叫做大威天狗子……”
“行了。”
姜尚后续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他就被原始天尊打断了。
只听原始天尊继续问道:“你说那么多没用的东西做什么?
为师且问你,你所见过的那两人,可有什么特点?”
闻言。
姜尚苦涩一笑,“老师,我只觉得他们如同凡人一般,但那江府偏偏不凡,所以……”
他啥也没发现。
进一次,怕一次。
和云中子一起去的时候,姜尚就差点吓傻眼。
毕竟,按照云中子的说法,那位青公子乃是一尊圣人。
即使不是圣人,也是和圣人一样恐怖的存在者。
这样一位大佬。
絕情:狠戾總裁契約妻
穿到古代嫁個小丈夫
他姜尚哪敢正眼打量啊。
能活着走出来,颤抖着双腿没有打摆子,就已经很不错了。
要知道,他只是一个元神境的小修道者而已。
在那等场合下,能够没有被吓破胆,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对此。
姜尚内心无比苦涩。
面对原始天尊的询问,他却答不上半点上来,其实也很着急。
姜尚不禁在想:“如果我回答得好,说不定老师会对我刮目相看,也不至于一副嫌弃的模样了。
但问题是……”
他现在很尴尬啊。
明知道那江府不简单,也知道江府内的三位公子不简单。
——————
順 特別白
但……
姜尚却根本不知道具体,只是晓得里面有一条叫阿黄的狗子。
他会大威天狗子。
——因为这是他姜尚亲自体会过。
那种感觉不好受。
如果不是对方没有起杀意,如果不是自己还算有几分胆子。
只怕,已经没了。
种种想法下,面对老师原始天尊的询问时,姜尚那是百感交集。
他所了解的,所能知道的,其实都是一些没用的事情。
甚至。
原始天尊还猜测起来,云中子知道的可能都比姜尚要多。
对于这个没出息的小徒弟,原始天尊是一阵气急,“好了,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了。
待明日时,你与我去一趟‘江府’就知道了。”
咕隆!
“啊?”
闻言后,姜尚一脸的惊惧起来,“老师,您是让我和您一起去?”
“怎么了?”
原始天尊不由得皱起眉头来,问道:“你可是有事情吗?”
在他看来,姜尚应没有什么大事才对。
这借口就有点不成立了。
对此。
姜尚是苦笑不已,哀求道:“老师啊,弟子能不能不去啊?”
“为何?”
原始天尊不解地问道:“即便是为师知道路,也不认识人,还需要你介绍一番。
好了,此事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能增长一些见闻,对你有莫大好处,可不要再拒绝了。”
可他哪里知道。
姜尚早就被江府吓傻了。
有第一次,也有第二次。
现在就是第三次。
他自然不想去。
不管会不会被吓到,但凡是和大佬有关的事情,姜尚觉得自己还是少去掺合。
免得出事。
原始天尊是天道圣人不假,有无穷尽的法力和神通也不假。
但人家也是圣人级别的存在。
甚至。
姜尚还有一件事没有说,连当初的云中子他都没有说。
那青公子似乎并不是最厉害的那位。
这信息他是从义兄宋异人那里偶然听来的,不过当场他义兄就让他发誓,万万不可说出去。
否则要倒霉。
姜尚记得,根据宋异人的说法,还有一位是一个仙风道骨的家伙。
据说他和青公子,都是以那位姓江的公子为主。
这些信息,姜尚原本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用到。
现在仔细回想起来,不由得毛骨悚然。
“如果那青公子是圣人,或者如云中子师兄所说一般,有着圣人本事,其余两位只怕也不弱啊。”
姜尚暗道:“一旦出什么事情的话,老师虽然是圣人,却也未必能顾及到我。
况且中午的时候,那青公子都警告过了,要是还不识相,只怕要大祸临头。
所以……
不管怎样都不能再去了。
绝对不能答应老师。
老师想去看看,主要是因为好奇,同时,还因为他是圣人之尊。
但我姜尚不是啊。”
他只是一个元神境的蝼蚁。
人家要碾死自己,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绝对不会又半点不适之处。
正是这种种考虑下,哪怕原始天尊跟姜尚说,让他明天一起过去。
他都拒绝了。
害怕。
这一点,自然也被原始天尊看出来了。
他不禁皱起眉头来,“姜尚,你天赋不佳,拜本座为师,受传玉虚法门,可你现在却畏畏缩缩……”
待原始天尊一番教训完毕后。
姜尚才回应起来,“老师,不是弟子不愿意啊。
想必您也知道,弟子此前已经去过两次了。
那地方,一次比一次惊险。
弟子……
弟子实在是不想再去了。”
“姜尚,你在害怕?”
原始天尊淡淡地说道,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穷爸爸富爸爸 虫不老
“是。”
没什么好否认的,姜尚点头承认了。
他都已经表现得这般明显了。
原始天尊不可能没发现,即便是找借口也找不到。
“呵呵。”
这时候,原始天尊反倒是气笑了,“本座乃是圣人,又是你老师,还护持不得你吗?”
姜尚:“……”
闻言。
姜尚并没有说话,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敢说。
实际上。
他的心里就跟原始天尊想的一样。
他就是不放心。
哪怕原始天尊是圣人,他也不放心。
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原始天尊瞬间沉默下去,气得差点就当场翻脸,连圣人的气息都散发出来一丝。
溃压得姜尚当场瘫在地上,不敢有任何作为,心里也绝望。
在他看来,自己这般不信任老师的做法,和欺师灭祖没多大区别。
“我大概是要死了?”
姜尚脸色难看起来,“等我死后,马氏一个人又该如何是好呢?
网游之乱世修罗
义兄会不会看在我的面子上,接济一下她?”
不得不说。
一日夫妻百日恩。
姜尚的心里还是挂念着马氏,或许对他来说,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刻,马氏选择跟他,这让他内心很触动。
虽然平日里对他吼骂,还经常数落他的不是。
但人家心里是有自己的。
不提姜尚心里怎么想。
一开始。
原始天尊听到姜尚的话后,是很生气的,毕竟他是圣人。
姜尚是他徒弟,堂堂一个圣人护持一个徒弟,这并没有什么不行吧。
但……
姜尚的反应明显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原始天尊一开始是生气的。
但仔细想想后,又觉得事情蹊跷不已,“莫非,江府真的有大恐怖存在吗?”
如果有,那他这尊圣人过去会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