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3c1h優秀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 txt-562.各展神通展示-9i77f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野水塘不大,是个差不多的四方形,横着能走三十多步、竖着是十几步,但里面鱼竟然还不少。
王七麟挽起裤腿下去绕着池塘走了走,感知到水里不少鱼。
修为真是好东西,修为高了抓个鱼都方便,他将真元外放,便能感知到水中情况。
想到修为,他闭上眼睛去内视造化炉,上次造化炉在地下隍城中吸收了一些獠牙,之前他看的时候好像是被炼制成了个小人。
现在再看,小人更是清晰。
只见它生的通体皮肤发青,大眼高鼻,嘴巴巨大,獠牙外露,浑身上下削瘦精悍,青色皮肤上有梵文刺青,头顶很有趣,竟然跟双峰驼的驼峰一样造型。
它此时正闭着眼睛在造化炉上原地转圈,这是炼制成功的意思。
造化炉中现在也有东西在炼,正在炼一条美女蛇的蛇蜕。
王七麟大概打量了一下这通体发青的小东西,大概猜出它的身份:这是一个夜叉。
鬼葬夺情:夫君要吃我
造化炉以楼夜叉的獠牙,炼制出了一个小夜叉!
天龙八部剑阵第六剑出现了!
他没有着急将小夜叉取出来,这种事急不得,夜叉性情阴鸷桀骜,怕是不好收服。
所以他得等小十咦醒来后,在十咦帮助下去接触夜叉,这样最稳妥。
远处响起清脆的狗吠声,几条体型跟小夜叉一样削瘦而精悍的狗子跑了出来,站在山石上冲着他们汪汪汪的吼叫。
徐大对吞口说道:“口哥,去给它们口一下……”
“什么?”吞口大叫。
徐大尴尬的拍了拍脸颊说道:“哎哟你瞧大爷这破嘴,说错了,你去跟它们沟通一下,告诉它们别叫唤了。”
吞口怒道:“徐爷我劝你谨言慎行,我吞口修炼的乃是《神犬啸天功》,这可是一门神功,你侮辱我吞口不打紧,你不能侮辱这神功!”
徐大无辜的说道:“口哥你太会上纲上线了,大爷哪有侮辱你和你的神功了?这不是你会狗叫吗?咱们物尽其用……”
“如果要物尽其用,徐爷你可以去跟它们沟通呀。”白猿公扛着剑说道,“你练了狗拳,你去打一套狗拳,一样可以让它们闭嘴。”
“它们能看懂狗拳?”巫巫诧异的问道。
白猿公笑道:“不是,是徐爷的狗拳打起来很霸道,人都害怕何况狗呢?肯定能把它们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出声。”
吞口感激的看向他说道:“多谢猿爷仗义发声,还是猿爷对我好。”
李未来的幻想 逗比大蕙
白猿公说道:“你若是真心感谢我,那就别用这二椅子的眼神看我。”
吞口生气的跺了跺脚说道:“猿爷,你这话有点侮辱人了!”
“哟,口哥还撒上娇啦?”沈三忍不住加入调侃行列,“你瞅瞅他那小蹄子跺哒的,噔噔噔啊。”
巫巫将吞口拉走:“口哥咱们一起玩,不跟他们说话,他们是一群坏人。”
吞口愤怒的说道:“一点没错,可坏可坏了。”
沉一学他的样子,但自己加上了点动作,他摇头晃屁股的一手掐腰一手掐兰花指:“可坏可坏了。”
王七麟抓起一把烂泥砸在他们身上,喝道:“没事干都滚下来抓鱼,一个个什么批人?听听你们说的那些批话,有这么对待咱自己兄弟的吗?”
吞口说道:“谢谢七爷仗义执言,不过我也不是你们的兄弟呀。”
王七麟一下子站直了身躯:“啥意思?”
沉一讪笑道:“阿弥陀佛,口哥喷僧拿你开玩笑,那是无心之过,而且喷僧是个傻子,你别跟喷僧一般见识,犯不着就因为这个咱就做不成兄弟了吧?”
—————
徐大呆呆的说道:“你真是个傻子,吞口的意思是——她是个大姑娘!”
沉一听到这话往后倒退两步,他茫然的说道:“你你,你是大姑娘?喷僧搂着你睡过觉啊!你坏喷僧的清白?!”
吞口没好气的说道:“我也不是大姑娘,我们吞口一族没有你们这样的男女之分。”
王七麟恍然。
徐大皱眉道:“没有男女之分,那岂不是意味着——可男可女?嘶!”
吞口警惕的看着他说道:“徐爷你别乱来,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吞口。”
徐大没好气的说道:“你瞎说什么?大爷想象什么了?你对大爷是存在什么误解。”
吞口摇头说道:“没有,没有误解。如果把咱们这些人的节操比作地面,那徐爷的节操就是一条沟壑,这沟壑有多深谁也不知道。”
群狗站在山石上发呆:
不对劲吧?以往不是我们咆哮了这些两脚兽就会看我们吗?这群两脚兽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看了看我们就再也不看了?
很快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赤**膛的汉子擦着汗走来,用土语与他们说话。
谢蛤蟆抚须说道:“无量天尊,他在问咱们是不是买鱼。”
胖五一钦佩的说道:“道爷懂的真多,还懂这里的山里话。”
谢蛤蟆不动声色轻轻一笑:猜的。
仡僚地鬼与这汉子聊了起来,很快他对王七麟说道:“七爷,一百五十个铜铢,这个池塘就是咱的了。”
王七麟好奇的问道:“不是他捕鱼,然后咱们买吗?”
仡僚地鬼摇头:“不是,山里卖鱼都是直接把池塘给整个卖掉,里面的东西都是咱们的,哪怕挖出来一块狗头金也是咱的,可是如果里面没有鱼,那也怨不得人,只能自己吃亏。”
王七麟道:“这跟赌石有点像。”
仡僚地鬼一愣,问道:“什么是赌石?”
王七麟摆摆手道:“行,反正你们寨子人多,咱们本来就要买一整个池塘的鱼,那便买这些好了。徐爷,结账。”
徐大拿出银铢递给汉子,汉子看到后狐疑的看向他们,又把银铢给退了回去。
仡僚地鬼说道:“他没见过银铢,所以不收这钱。”
徐大一愣:“大爷知道你们山里贫困,可是没见过银铢?这有点夸张了吧?”
仡僚地鬼说道:“连我们寨子都有人还没见过银铢,何况这些山里的游民?你有没有足够的铜铢?”
徐大数了数说不够。
仡僚地鬼便拽开衣服露出身上刺青跟汉子拍起了胸膛。
巫巫说道:“你不要吓唬他,别欺负老百姓。”
谢蛤蟆笑道:“无量天尊,巫巫误会了,地鬼是在向他展示自己的仡僚寨人身份,向他承诺这银铢没问题。”
山民挠着头拿走了银铢和铜铢,他举着铜铢仔细看,满脸好奇。
徐大问道:“阿鬼,你问问他有没有渔网?大爷可以花钱买。”
仡僚地鬼干脆利索的说道:“不必问,肯定没有,他买不起渔网,否则自己来捕鱼就好,何必往外卖池塘?”
王七麟一抖手说道:“好了,咱们今天又可以炸鱼了。”
白猿公轻松的说道:“抓鱼便是,这还不简单?”
他走下去盯着浑浊的水面看,手中快剑闪过,河面上很快浮起来两条鲤鱼。
见此王七麟肃然起敬:“别看猿爷这把剑对付不了几个人,这对付起鱼来还挺厉害。”
沉一不屑的说道:“这算什么厉害?阿弥陀佛,让你们见识见识我佛门手段!”
“给喷僧去见佛祖吧!”
他一声大喝跳起,双手执杖冲着水塘使劲拍下。
就跟池塘下面埋着一溜的雷管似的,只听轰轰轰的声音响起,浑浊的浪花高高飞起,一条条鱼被震晕在水面上。
见此向培虎喝道:“好手段,看我的!”
他抽出一支香来甩手点燃,随即反手插入水中。
这根香在水中一样燃烧,浑浊的泥水开始冒出白烟,周围的鱼全翻了肚皮。
吞口问道:“虎哥,你这是毒鱼,毒死的鱼还能吃吗?”
向培虎傲然道:“我才不管它们能不能吃,我只想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手段!”
巫巫一听这话来劲了,说道:“那我也来,我让你们见识见识食脑蛊的厉害!”
谢蛤蟆赶紧拦住她了:“别别别,这鱼要吃的,小姑奶奶你先冷静。”
吞口抖擞了一下皮毛说道:“那我吞口今天也要展示一下了。”
他深吸一口气冲着池塘咆哮:“汪汪汪、汪汪汪!”
接着山林深处响起其他狗叫声,至少有十条狗在热烈的回应他的咆哮。
刚才随着池塘主人离开的几条猎犬又跑回来了,很兴奋的盯着吞口看:大哥,你是大哥。
神犬啸天功妙用无穷,音波武器对水里生物来说简直是降维打击。
水波剧烈荡漾,更多的鱼翻着肚皮出来了。
玩转仙神 shenshuo要有光
吞口傲然道:“这些鱼还没有死,它们只是被我的神功给震晕了。”
大家伙纷纷钦佩的抱拳:“牛逼牛逼。”“吞口老牛逼了。”
舒宇狐疑的看看大家,他问道:“这是要展现武艺吗?那你们来抓鱼,我来剖鱼。”
仡僚寨人都会随身带三把刀,最大的柴刀用来劈柴也用来砍人,次之的快刀用来收拾猎物,最小的则是餐刀,他们喜欢烤肉吃,用餐刀一片片的切肉。
舒宇从仡僚地鬼身边掠过,仡僚地鬼感觉到腰上一轻,然后看到自己挂在腰上的刀鞘空了。
刀在舒宇手中,他抓起一条鱼手中刀光电闪,鱼鳞像雨水一样洒落四方。
刀光再闪,鱼头没了,鱼肠这些东西笔挺落地,有序排列。
见此仡僚地鬼赞叹一声:“好刀法!”
徐小大为难了,自己怎么表演?让藏在身影中的饿鬼爬出来去搂鱼?
沈三这边简单,说道:“我给大家伙表演个有钱能使鬼推磨吧,今天所有开支,我来掏钱!”
徐大挠挠头道:“轮到大爷了?好,现在有炸鱼的有毒鱼的有震鱼的,那大爷表演个熏鱼。”
他开始脱靴子。
好几个人赶紧摁住他:“徐爷冷静冷静。”
“没事,徐爷你的本领我们都清楚,你不用麻烦了,你待着就好。”
“这些鱼是吃的啊。”
“当然是吃的,不是吃的还能是用的?鱼能用吗?”
一听这话徐大来劲了,说道:“嘿哟,那大爷不表演熏鱼了,大爷给你们上一课,告诉你们鲤鱼有啥用。呵呵,咱们这里单身汉多,那大爷这一课有价值了,对咱单身汉来说,鲤鱼好东西。”
王七麟甩他一把烂泥:“徐爷你安静下来别说话,这就是你的拿手绝活了。”
徐大不甘的问道:“不给大家伙上一课?”
胖五一好奇的问道:“什么课?徐爷你要上就上,我愿意听课。”
徐大冲他挤眉弄眼:“这一课对你很有用,鲤鱼你知道吧?它们没有牙齿,嘴巴很湿润很黏,而且它们只要脱离水后就会一个劲的吞咽,嘿嘿,你们明白吧?”
胖五一愣愣的看着他问道:“我明白,可是这是什么课?”
王七麟懒洋洋的说道:“爱之启蒙课。”
沈三倒是明白徐大的意思,他好笑的说道:“徐爷真有经验,这都是你自己摸索出来的法子吗?”
徐大抱手臂于胸前,满脸的得意洋洋:“不,大爷用不了鲤鱼,它的嘴巴太小了。”
王七麟说道:“一点没错,徐爷用的都是鲶鱼。”
沈三倒吸一口凉气:“鲶鱼?鲶鱼有牙齿的啊。”
徐大正要骂娘,王七麟紧接着说道:“有牙齿?有牙齿怎么了?徐爷玩的就是心跳,玩的就是刺激!要不然他撒尿怎么会跟花洒喷水似的?哦,大家伙不知道花洒是啥,那就是跟个漏勺似的。”
“滚蛋。”徐大忍不住骂道,“大爷的名声都让你们给毁了。”
徐小大冷笑道:“哥,这算什么毁你名声?要不要我给你们说一说我哥小时候干过的荒唐事?”
他本来只是随口一说,但说完后反应过来:“嘿,这还真可以呀,我的价值莫非就在于揭露我哥的真面目上?”
“这个可以。”大家伙纷纷点头。
徐大脸色变了,赶紧去拖走弟弟:“求别说求别说,好兄弟你别乱说。”
王七麟让大家伙将浮起来的鱼都给捞出来,然后他们各展神通,又是挥剑刺鱼、又是声波震鱼、又是迷药迷鱼。
最后是王七麟收尾,他施展八部天龙剑阵对野水塘展开狂轰滥炸,把水都给炸干了,露出了水塘底下的泥泞。
仡僚地鬼看的目瞪口呆:这水塘里的鱼上辈子肯定没干好事,这辈子竟然让人这么折腾……
一个水塘的鱼不够,他们又去买了两个水塘,又是一番狂轰滥炸、百般手段。
见识过他们手段后,仡僚地鬼决定下辈子无论如何不能当鱼。
他们本来就是要买酒肉菜,所以离开寨子时候便带着竹篓。
这下好了,竹篓全用来装了鱼。
绥绥娘子接管了仡僚寨是食堂,烤鱼炖鱼煎鱼炸鱼清蒸鱼红烧鱼,一鱼几十种吃法,看的仡僚寨食堂里的大妈们目瞪口呆。
一个大妈喃喃说道:“这妮儿这般年轻,怎么会做这么多的菜?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厨艺?”
旁边大妈说道:“你看她耍勺的样子,这是在厨房里出生的吗?”
年轻的大妈羡慕的说道:“会做的菜多、会耍勺算什么?厉害的是味道,你们闻闻这些菜的味道,多香呀,她太厉害了吧。”
三夫逼上門:夫人請娶
大妈们看向绥绥娘子的目光就像一把把电锯,里面的羡慕嫉妒恨如果能化为驱动锯子的电量,估计能把绥绥娘子剁成饺子馅。
最先说话的大妈拯救了绥绥娘子的性命,她高傲的说道:“这妮儿厨艺必须好,否则她怎么嫁出去?”
“你们看她长得多丑、身材多差,对不对?她的脸那么尖、皮肤那么白、眼睛那么大,还有她的腰那么细、腿那么长、屁股那么翘,如果她的厨艺再不好点,那么还哪有男人愿意娶她?”
女人们恍然大悟,纷纷点头。
绥绥娘子微蹙娥眉本来捏着大马勺准备回身收拾一下这些碎嘴老娘们,可是听完她们的话后她又回过身去安安静静的做菜了。
傍晚仡僚寨上下弥漫着鱼香味和酒味,一个个的酒桶开了盖子,酒香顺着山洞四处荡漾。
黑豆坐在厨房窗口吃炸的小鲫鱼干,旁边还放了一大碗雪白的鲫鱼汤,他吃一个小鱼干喝一口鱼汤,胖乎乎的小黑脸上全是幸福之色。
一碗鱼汤喝完,他站起来打了个小饱嗝,然后对绥绥娘子认真的说道:“舅娘,你鱼汤炖的最好,好鲜好香的,豆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鱼汤。”
重生游戏王
“真的舅娘,豆不是拍你马屁,你的鱼汤真的好喝,最好喝了。”
绥绥娘子笑道:“黑豆喜欢就好,那舅娘以后再给你炖。”
黑豆说道:“舅娘你这样不好……”
绥绥娘子笑吟吟的回过头关心的问道:“黑豆你屁股又痒痒了吗?”
黑豆急忙说道:“听豆把话说完,舅娘你太好了,然后然后豆以后也想找你这样的做媳妇,找不到,这样豆就没有媳妇了,这样不好。”
绥绥娘子笑颜如花。
王七麟问道:“猪谷里豆,你舅娘做的鱼汤真的那么好喝吗?”
黑豆使劲点头:“老棒了!舅舅豆说实话,如果豆有舅娘这样的厨艺,那就能当状元了。”
王七麟纳闷:“你什么脑回路?”
黑豆解释道:“听豆把话说完,如果豆做鱼汤这么好,就去给皇上做鱼汤喝,但是得让皇上给豆一个状元,否则豆不给他做。”
王七麟吃惊的看着他道:“有种,你有种,竟然敢用鱼汤威胁皇帝?”
正在送柴火的徐大听到两人对话后冷笑一声,说道:“黑豆你如果真有这么好的厨艺,并且去让皇上喝到了你做的鱼汤,那你知道他会说什么吗?”
“他会说,奶奶个熊,这鱼汤太好喝了!如果以后我喝不到这么好喝的东西怎么办啊?有办法了,把他阉了进宫,以后专门给朕做鱼汤。”
“最好拿狗链子拴住他,否则他跑了朕还能去哪里喝到这么美的鱼汤?”
“算了,用狗链子拴着他,他手脚动作就不那么方便了,那还是把他的脚给砍掉吧,这样他就哪里也去不了了。”
黑豆惊恐的听着他们的话,使劲摇头:“不做状元了,豆不做状元了!”
绥绥娘子将两人推走,嗔道:“别吓唬孩子。”
俗话说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
王七麟这顿针对仡僚寨的大餐一展示出来,寨中百姓对他们的态度顿时好了三分。
吃饱喝足,月上中天。
王七麟正要回房间去睡觉,醉醺醺的仡僚猖喊下他说道:“王大人,你们去过环刀酒肆了,那有什么发现呢?”
他淡淡的说道:“酒肆掌柜的修为不差,她应当是个用重兵器的好手。”
仡僚猖嘴角跳了跳,说道:“呃,这个倒是没发现,据老朽所知她与唐门怕是有些关系,走的是暗器与毒的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