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w00人氣玄幻小說 別叫我歌神-第1243章:幻想的婚禮讀書-wn386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随着那“轰轰轰轰”的马蹄声,整个城市都震动了起来。
排列在长街两侧的“坐席”,开始慢慢升高。
根据不同的席位,变成了错落有致的看台模样。
而两侧的房屋、楼宇,远方的宫殿,也开始慢慢升高。
就连长街,都开始一节节的升高,折叠起来,颇有一种盗梦空进进入现实的错觉。
加上那笼罩在房屋、楼宇、宫殿之间,略有些飘渺的薄雾,这婚宴现场,眨眼就从一座古老的城市,变成了高低错落,宛若九龙城寨一样,极具东方韵味,彼此堆叠,高低不同的中式东方朋克世界。
整座城市,突然间折叠了起来,变成了一座山。
“我的天哪……”不论是现场的观众,还是看直播的观众,这会儿都是目瞪口呆。
在场的人里,至少有一半,都曾经看过谷小白的“碧海骑鲸”海上巡演。
————
他们当时,已经对“碧海骑鲸”对“海上龙宫”这个舞台的利用,感到叹为观止。
海上龙宫中间的巨大月池,忽而是舞台,忽而是水流,而水流竟然还能被操纵,升高或者降低。
而海上龙宫的看台,则可以变化形状,展开或者闭合,以适应不同的表演形式。
整个海上龙宫,像是活的,可以做出许多超越想象,超越极限的演出。
但是那时候,他们依然是坐在舞台下的,是在观看表演。
但这一刻,他们却像是置身舞台之中,亲身感受舞台的变化!
或者说,这一次,整个海上龙宫,都变成了一座巨大的舞台!
但普通的观众们,只有距离中心远近的区别。
而崔仁兴他们所在的席位,和附近的其他两张桌子,都是这次婚礼的贵宾,每一个都能容纳三十多个人之多,直径十多米,巨大无比。
此时,这三张桌子,慢慢悬空漂浮起来。
探出在其他所有的桌子之外,显现出了尊贵的地位。
崔仁兴坐在桌子上,本来还和旁边的其他人谈笑风生呢,这会儿也疑惑地左顾右盼,想要看出来这舞台是怎么升起来的。
是看不到的柱子,还是吊索?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但是身在其中,又如何看清呢?
无论如何,这VIP席位,也算是值了。
那条长街,也慢慢抬升起来,化成了一条高出地面数米,长长的“舞台”。
长街的一头,是大开的城门。
长街的另一头,则是折叠起来的“城市”,以及一团团的雾气。
随着那“呜”的号角声,长街一侧,影影憧憧的雾气中,出现了七八个人影。
他们穿着黑色的西装,打着领带,嘻嘻哈哈地走了出来,你推我我推你,勾肩搭背的。
正是江卫和他的伴郎团们。
走在中间的正是今天的新郎官江卫,他穿了一身银灰色的西装,一脸的憨笑,开心得满脸通红,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
“嗷嗷嗷嗷!”看到江卫出现,四周的观众中,顿时发起了欢呼声,以及此起彼伏的祝福声。
“江卫,新婚快乐!”
“江哥,恭喜脱单!”
在空中的一张桌子上,是306、付文耀、校歌赛选手等人,和旁边那桌子上全是商界精英比起来,他们可活泼多了,这会儿都站起来,大声喊着,还有人把早就准备好的各种花瓣、彩纸从空中撒了下去。
江卫在地上抱拳,四下打着躬,脸上的笑容变得更憨了,嘴巴要咧到耳朵根。
也难怪他这么开心。
新婚之日,谁不开心啊!
而舞台下的大家,看着江卫,也忍不住感慨。
就在昨天晚上,警方发布了一份调查声明,江卫的前战友胡某,因为不满江卫没有给其发请帖,联合自媒体从业人员,舆论公司推手高某、堂嫂张某联合炮制了一份谣言,意图抹黑江卫。
在该案情之中,张某为当事人江卫的堂哥的妻子,在和堂哥离婚之后,生活困难。而所谓江卫的“儿子”,则是他的堂侄。因嫉妒江卫的财产,以及高某许诺的数万元报酬,共同炮制了这个所谓的“抛妻弃子”的故事。
因为该案件影响极大,所以警方接到报案之后,以最快速度将犯罪嫌疑人控制。
该案件,犯罪事实清楚,嫌疑人对案件供认不讳,已经移交司法机关进行后续审理……
警方发布的声明,可以说终于给了江卫一个清白。
如若不然,今天的这场婚礼,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光景。
但谣言这东西,一旦被造谣出来,就会留下持续不断的影响。
现在还有很多人,认为江卫就是抛妻弃子的渣男,警方不公,可以偏袒呢。
仙武狂刀
这一切,让网络上也是各种波澜迭起。
大家都在感慨,这个年头,想要抹黑一个人,实在是太容易了。
只要造谣,然后拉个远亲,就可以让一个人百口莫辩。
如果被抹黑的不是江卫,背后有小白娱乐和谷小白、郝凡柏等人帮他,而是一个无权无势的人。
可能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直接社会性死亡了。
但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江卫正站在台上,迎接他的新娘。
江卫几个人一边向前走,一边挥手,身上已经落了好多花瓣、纸屑。
就在此时,激昂的音乐声响起。
战鼓擂响,咚咚咚的战鼓声中,谷小白的歌声响起:
“操吴戈兮被犀甲,
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
矢交坠兮士争先。”
《国殇》!
现场的观众们和网络上在观看直播的网友们,都是一愣。
怎么会是这首歌?
《歌·舞·诗》解锁到《国殇》这首歌,就戛然而止,然后下一首歌就是《著》了。
大家对这最后解锁的一首歌,格外熟悉。
《国殇》这首歌,不适合在这种场合放吧!
听到这首歌,江卫和自己身边的伴郎们彼此对望着,脚步慢慢变得整齐和庄肃了起来。
“哗啦啦啦”的声音响起,不断有人站了起来。
十多秒之后,所有人都起身肃立。
他们看着江卫带着自己的伴郎兼队友,随着《国殇》的节奏,一步步向前,心中油然而生了一种莫名的神圣感。
大喜就是大悲,大悲就是大喜。
江卫这场婚礼,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往小了说,江卫一路走来,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经过了多少的努力?多少次,他都差点坠落到万劫不复的境地,但他终于撑住了,一路披荆斩棘,走到了现在。
向大了说,一场中国艺人的婚礼,能够有现在的“万国来贺”的局面,这背后蕴含着太多的东西了,如果不是有强汉,如何有现在的中华?如果不是有现在的中华,又如何能够有这种文化输出和扬眉吐气?而这又是因为多少先辈们的不断抗争,多少人付出了青春、乃至热血?
从现实中来说,有人恶意中伤,不断造谣污蔑他,希望否定他的一切。
而从《歌·舞·诗》这个故事里来说,他又经过了多少的努力,才终于迎来了今天,可以迎娶自己的新娘。
对现场的观众们来说,特别是看完了整个《歌·舞·诗》MV的人来说。
这一刻,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国殇》慷慨赴死,悲歌却无悔。
许多人看着舞台上的江卫,被带动了情绪,加上音乐的感染,内心忍不住波澜起伏。
但这一刻,他们还只是隐约有一些感觉。
只是有些性格比较感性的女生,才忍不住眼泛泪花。
但就在此时,那一直在响的“轰隆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响。
唯心下脈動
本来他们以为,这是之前整个海上龙宫折叠,机械装置的声音。
但是这种震动,在变大、变大、越来越大!
下一秒,大开的城门之中,一支浩浩荡荡的铁骑,鱼贯而出!
为首的是一匹黑马,黑马神骏,鬃毛在脑袋后方飞扬!
在黑马的一侧,几名将军,追随左右。
契约园
他们身上的盔甲,还带着剑痕、刀伤、血滓、破损。
他们的肩膀上、胳膊上,甚至脸上,还带着刚刚结痂的伤口。
他们的面容,是如此的熟悉。
刀疤、大壮、光头!
这一支军队,像是刚刚离开血与火的战场,带着一身血腥气息,就那么冲进了城门之中。
歌声继续:
“凌余阵兮躐余行,
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
援玉枹兮击鸣鼓。”
咚咚咚的鼓声,响彻云霄。
斗龙战士之总裁的爱恋
在当初MV里面,这一刻,是无数的战车踏破光门,用炮火席卷了天地。
而这一刻,却是这支来自两千多年前的军队,猝不及防地直接踏入了所有现场观众的心门。
把内心深处那一点点的矜持,那一点点的疏离感,直接撕裂。
恍惚间,似乎直接撕裂了现实和幻想的隔阂,把所有人代入了那亦真亦幻的世界之中。
站在舞台中央的江卫,看到自己的兄弟们出现,他睁大眼睛,放声大笑。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凡云玲
那军队,怕不是有几千骑,战马奔腾,各型各色。
看得人是目不暇接,目瞪口呆。
这特么的什么手笔!
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骑士!
对谷小白来说,骑马表演其实很正常,他早就已经表演过马上刀舞,但是在海上龙宫的时候,最多也不过一二百人。
现在,却足足数千人之巨!
那数不尽的铁骑,不断从城门之中涌入。
铁甲碰撞的声音,铁蹄践踏的声音,马匹嘶鸣的声音,人群呐喊的声音。
什么样的MV,也拍不出这样的临场感。
一首《国殇》,把所有人直接带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突然间,最前方的刀疤一声大喝,所有的骑士齐齐一勒马。
马匹迅速收住脚步,数千骑士从狂奔到静止,不过一刹那的时间,展现了精湛之极的马术和无与伦比的纪律。
那一瞬间,观众们毫不怀疑,自己看到的,就是一支真正的铁骑!
战无不胜,陪着江卫征战四方的铁骑!
而此刻,长街分成了两半。
恋爱对对碰:校园no.1 公子落叶
一半是穿着西装的江卫和他的伴郎。
一半是甲胄森森,刀枪林立的铁骑。
两者在长街的中央,隔着七八米的距离,彼此对望。
一边是现实,一边是幻想。
一边是现在,一边是过去。
刀疤一扬手,舌绽春雷,大喝一声:“行礼!”
“哗”一声,所有骑士马上行礼。
长刀出鞘,举在面前。
然后,海啸一般的声音响起。
“恭贺从骠侯新婚!”
也不知道是设计好的,还是怎么着。
刀疤拔刀的时候,手放松了缰绳,之前被他牵着的黑马缰绳脱手。
江卫刚想说什么,就看到黑马黑枣像是脱缰的野狗一样,撒欢儿狂奔而来,冲到了江卫的面前,张开大嘴就直接糊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场,突然间笑声响成了一团。
刀疤脸一黑。
呃……
完了完了!
完蛋了!
那边,江卫安抚了黑枣两下,猛然一个翻身,跳到了黑枣的背上。
黑枣开心地蹦了两下,然后在江卫抖缰绳的瞬间,又静止了下来。
江卫的身后,他的伴郎们,伸出手去,嘬住双唇,响亮的呼哨声响起。
八匹毛色各异的马,从铁骑之中冲出,他们翻身上马。
主角光環算什麽
江卫弯腰,从马背上抽出了一把长刀。
“哗”一声,所有的长刀,在空中抖了一下。
怕不是几千把长刀,像是地里长出来的秧苗,像是风吹过了麦田,翻出了银色的叶脉。
银光闪烁之中,江卫一声叱喝。
拔刀起舞!
歌声再起:
“带长剑兮挟秦弓,
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
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
魂魄毅兮为鬼雄。”
其实,并不是所有人的刀舞,都是那么完美,有些人动作不够到位,有些人身上还带伤,有些时候马匹不太配合。
几千人的队伍,还是在马上,现场略有些混乱。
但这一刻,是否整齐已经不重要了。
数千人的刀舞,是什么样的场面?
此时,对绝大部分的观众来说,就感觉自己仿若置身刀剑之林,置身刀光剑影之中。
而对观看直播的人来说,他们只看到了刀剑如潮,汹涌而来。
那气势,那场面,几乎没谁了。
这是一场介于现实和虚幻之间的婚礼。
而现在,这婚礼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