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xu68人氣連載小說 大田園笔趣-第六百六十四章 田小胖家的植物人推薦-pxnr8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见死不救,黑瞎子屯的人,心都是黑的!”
田小胖可以想象,这样的报道要是整出来,肯定会引发一阵舆论风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只会看到病人家属给你下跪的惨状。
他们才不管你那半株宝参价值几何呢?也不会考虑这半截宝参,到底能救醒几位植物人患者。更不会管,病人家属给小胖子一家带来多大的困扰。
就像现在这样,被病人家属这么一闹,家里本来十分轻松愉悦的气氛,都变得压抑起来。小娃子们一个个都没了平时的欢实劲儿;就连怀孕的其其格,也一脸悲戚和疲惫,这对肚子里的胎儿,也是很不利的。
随着黑瞎子屯的名头越来越响亮,很容易就成为拉仇恨的对象,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用当地的土话来说,这叫出头的椽子先烂。
陰陽未濟 阮翊
不管这些记者是别有用心也好,还是为了爆料新闻博取眼球也罢,反正,他们已经对黑瞎子屯,对田小胖一家,造成恶劣的影响。
所以,小胖子也对这帮家伙没啥好脸色。索性也不搭理他们,把那位可怜的大嫂子拉到炕沿上坐了,嘴里安慰道:“大嫂你放心,人心都是肉长的,俺们黑瞎子屯的人,从来都没有见死不救滴!”
那位大嫂子一听这话,立马激动起来:“大兄弟,这么说,那宝参能给俺们用啦,谢天谢地啊!俺,俺叫李春花,必须代表家里的,给你磕头——”
看她又要下跪,田小胖连忙拽住:“大嫂啊,你得听俺把话说完不是。这宝参呢,就剩下半拉了,而且,还是上一位使用者,花了两千万买了去,没用完剩下的。人家也是好心,懂得感恩,这才把剩下的还给俺们了。”
两千万?李春花都傻了,他们家就是普普通通的农村家庭,别说两千万了,现在两千块都拿不出来啊。就算把她和两个孩子都卖喽,也凑不出这两千万啊。
一时间,她万念俱灰,眼里只是默默地流泪。
这时候,刚才那位记者轻咳一声,插话道:“田先生,我姓张,是青年报的记者。我想问您一句,还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的呢,唐代的药王孙思邈就说过,人命至贵,重于千斤。田源先生,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恻隐之心吗?”
田小胖瞥了这家伙一眼,看样子四十多岁的样子,戴着个眼镜,瞧着听斯文的,可是这心思却有点歹毒啊。
于是问了一句:“张记者是吧,您经多见广,要不您帮俺拿个主意。现在呢,俺们黑瞎子屯就有五位植物人患者的家属,都想要这半截宝参救命。而这宝参,只够一个人用的,您说俺们该咋办吧?”
这小胖子还挺会踢皮球的!张记者瞥了田小胖一眼,不慌不忙说道:“能救一个是一个啊,总不能没有行动吧。要不这样呢,我们发动群众来捐款吧,替这位大嫂子把宝参买下来?”
当记者的都这么会下套吗?田小胖撇撇嘴:“张记者,您的意思,俺们还是为了要钱呗?告诉你,俺们黑瞎子屯别说现在不差钱,就算是穷得叮当响,也绝不会见钱眼开而见死不救。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想办法来救助更多的人,而不是像你们这样,在这指手画脚,不干实事!”
这话就说的比较重了,张记者的脸色也沉了下去:“田源先生,我们是新闻工作者,现在所做的,就是本职工作,你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误解?”
“呵呵,摆正自己的良心的就好。”田小胖也懒得搭理他,转向李春花:“大嫂子,你家那口子来了没有?俺有个打算,俺们黑瞎子屯这嘎达呢,有一种叫熊能量的东西,对大脑受损的患者,都有一定修复作用。以前有脑瘫患者和老年痴呆症的患者,在俺们这儿都康复了。俺琢磨着,熊能量可能对植物人也会有效。俺们准备成立一个专门的研究小组,您要是同意呢,就叫患者参加这次医疗科研活动,在俺们这边住上几个月,您看这样行吗?”
道主降世 我爱那天的雪
一时间,李春花心里又升起一丝希望,她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可是,俺家现在真没钱了,在你们这又吃又住的——”
“没事,俺们村里也需要不少零工,就像现在这季节,挖个野菜啥的,也不耽误你照顾家属。”田小胖倒是不在乎他们一家白吃白住,可是,事情不是这么办的,还有别的患者家属呢?
张记者不甘寂寞,又开始插话:“田源先生,李大嫂又要照顾患者,又要打工,怕是吃不消吧?难道,你们黑瞎子屯就不能伸出援助之手,帮人家一把吗?”
田小胖也毫不客气地瞪了对方一眼:“张记者,那这样好了,你先伸出援助之手,帮李大嫂一把好喽。”
“我每个月都要采访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如果都要我帮助的话,我的薪水只怕一点也剩不下。所以,我只能呼吁,呼吁更多的人和社会,奉献爱心。”张记者侃侃而谈。
终于,一直在旁边沉默着的小娃娃们也忍不住了。小囡囡走到张记者对面,扬起小脸,十分认真地说道:“记者叔叔,俺们村里,每年都有好几个医疗课题小组,参加的总人数有上千人。要是这些人都需要我们无偿帮助的话,那俺们只怕也得喝西北风呢——”
田小胖差点想要给干闺女鼓掌叫好了:连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你一个大记者还在这胡咧咧,到底谁派你来的?
那位张大记者伸出手,想要摸摸小囡囡的脑瓜,结果,被小光光给拉开了,他也气呼呼地瞪了那位记者一眼:“我爷爷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难道你连这样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吗?”
我——张记者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都是谁教出来的小娃子,怎么这嘴皮子一个比一个厉害,咱们到底谁才是记者啊?
还是那位李春花朴实啊,一脸愧疚地开始道歉:“都是俺不对,为了俺家那口子的病,在这又哭又嚎的,添麻烦了。都这么晚了,你们家里还没吃饭呢。还有记者同志,也一直跟着忙活。俺知道,你们都是为了俺一家好,俺谢谢你们啦,谢谢——”
正说着呢,外面推门进来俩人,前边是一个老外,嘴里还嚷嚷着:“小胖啊,今个儿咋回事,都啥时候了还没做饭呢?”
重生壹九九三年
蹭饭能够蹭得如此理直气壮的,当然是老汤了。
等待开始
“正好,汤博士,何教授,你们来得正好,咱们先商量商量,成立一个唤醒植物人的医疗小队,这科研方面,还得你们两位大佬牵头啊。”田小胖估摸着,这蹭饭的也快来了,所以就一直没打电话。
老汤皱着眉头,连连摇头:“先整饭,吃饱了才有心思搞研究嘛。”
还是何教授比较稳妥:“小胖啊,这几天,村里来了好几位植物人患者,我正琢磨着要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呢。看来,咱们都想到一块儿去了,这算不算英雄所见略同啊?”
田小胖一拍大腿就做出决定:“那就这么定了,俺做饭去,都别走了,今晚上就在俺家吃啦——对了,还没介绍呢,这位是汤博士,这位是何教授,都是得过诺奖的大科学家。”
一听说这么大的名头,李春花也慌了手脚,站在那不知道该说啥;张大记者也被震住了,连忙上前握手问好,先套套近乎。
他心里还是有点遗憾的:看来,别人委托的事情,只怕是很难达成喽。
盛世婚寵:老婆,不服來戰 木木雨
田小胖直接去外屋地做饭,老汤是急性子,蹲在灶坑旁边烧火。今天,老娘和那些老爷子,都被梁小虎给叫到他家去了,所以,就得自个动手。
好在小胖子这手艺还凑合,很快就把饭菜拾掇好了,放了两张桌,娃子一桌,大人一桌。
“李大嫂,你先吃,吃完赶紧去照顾你家大哥,明天开始,医疗组就正式接手。”田小胖先给李春花盛了一大碗饭,旁边其其格也用公筷,一个劲给她夹菜。
————
“俺自个来,大妹子,你这怀着娃子呢,你多吃。”李春花就是个朴实的农村妇女,也不会说啥。今天折腾了一整天,午饭都没吃呢,还真饿了,吃了两大碗饭,就急匆匆地先走了。
望着她匆匆忙忙的背影,田小胖也不免有些感慨:“真不容易啊,这李大嫂还真够苦的,不过,好在现在总算能看着点希望啦,老汤,你得努点力,帮帮人家。”
汤博士一边往嘴里夹了一筷子小鸡炖蘑菇里边的榛蘑,一边点头:“小胖啊,咱们这的熊能量,对大脑有着很好地修复作用,这个试验,肯定能成。”
田小胖也大乐:“好,真要是那样,俺天天换样给你整好吃的!”
Ok,老汤百忙之中,还抽出一只巴掌,跟田小胖拍了一下。瞧得张记者他们也都忍不住想笑,在抛开了私心杂念之后,张大记者就觉得心里轻松多了。放平和心态,也不再故意找碴,所以瞧啥都顺眼。
“张大哥,来,尝尝咱们这的山野菜,这婆婆丁吃完才败火呢,你们当记者的,得多吃点。”田小胖也蔫坏蔫坏的,这摆明了是说人家火气大嘛。
逍遥武修
吃饭怎么能没酒呢,一人喝了一杯猴儿酒之后,小胖子又从柜盖上抱起来一个泡酒的大玻璃瓶子:“张大哥,你们都尝尝,这是俺们黑瞎子屯泡的药酒,这个是用鹿茸血泡的,大补啊。”
一听这话,那几位眼睛都为之一亮。但是很快又转为失望:这小胖子太抠,就倒了一杯底儿,还不够一大口喝得呢。
老汤也瞧出他们的意思,嘿嘿一笑:“小胖这是照顾你们,这药酒是不能多喝滴,不然,你们瞧着流鼻血吧。”
众人这才醒悟,看着杯子里红灿灿的酒液,小口品了品。嗯,度数挺高的,微微带着一丝血腥气。
星空逍遥记
张记者也端起酒杯,跟田小胖唠了两句,隐晦地表达了一下歉意。毕竟,这小胖子要是偷摸使坏的话,给他们一人倒上一杯药酒,那就不知道能不能瞧见明天的太阳了。
药酒喝下去,接着换闷倒驴。虽然张记者他们走南闯北的,酒量也算不错,可是跟田小胖还是没法比,不大一会,就喝得舌头都大了。
田小胖也有意套话,张记者呜噜呜噜地说了半天,田小胖终于捕捉到重点,从张记者嘴里,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名字——黄淑良。
原来是黄鼠狼这货,看起来,这家伙还没死心呢,竟然玩阴的,想给俺们黑瞎子屯抹黑,有必要再教训他一下,最好是终生难忘的那种。叫他以后别起啥坏心思,努力做个好人,嘿嘿——
目的达到了,看到那几位也喝得差不多了,田小胖就不再劝酒,打电话叫来几个人,把张记者他们送到宾馆那边安顿。
我家房東是個神
剩下他和老汤几个人,继续不急不忙地边吃边聊。老汤闲着没事,瞧见盘子里还剩下一个鸡头,夹起来刚要啃,就见屋门一开,小猴子风风火火闯进来。
“回来啦,小白同志辛苦啦,赶紧吃饭吧。”田小胖知道,这些日子,哼哈二将天天都在郭家洼子那边折腾,确实挺辛苦的。
小猴子朝菜盘子里瞧瞧,就噢噢叫起来,伸出小爪子,从老汤那把鸡头抢过来,一口咬掉鸡冠子。
“你个没出息的,锅里给你留着呢!”田小胖敲了一下它的脑壳,很快,猴小妹就笑眯眯地端着一盘子小鸡炖蘑菇,放到小白哥前面。
哦——小猴子眨巴两下眼睛,又把鸡头扔回老汤的碗里。
田小胖也乐呵呵地瞧着小猴子吃饭,嘴里还念叨说:“咱们这个实验,就在郭家洼子进行吧,那边应该也行了。把患者分散到各家,正好村民也能赚点外快。”一边说着,一边还摸摸小白的猴头儿。
何教授一听,脸上不由得露出微笑:“小胖啊,你知道,咱们国家大概有多少植物人吗?”
“怎么还不得几万啊?”田小胖心里有点没底。
“何止几万啊,每年新增的都有好几万。各家各户肯定是住不下的,所以,还得建康复中心。”何教授是这方面的权威,当然有发言权。
这么多啊!田小胖也吓了一跳,抓抓后脑勺:“也成啊,丁家沟和大馒头屯都有了康复中心,能搞创收。现在正好在郭家洼子也建一个植物人康复中心——不过呢,这种公益事业,还得找慈善机构。”
说起来,像现在的自闭儿童康复中心,那些小学员来这治疗,都是免费的。以后城里的康复中心,也都是类似的模式。
商量一番之后,一切还都得看这次医疗试验的效果如何。只是,目前黑瞎子屯只有五六位植物人患者,还得再招募一批志愿者才行。样本太少的话,说服力不够。
这个好办,老汤和何教授都有一定的影响力,也就是打个招呼的事儿。而且,田小胖也说了,就算不够也没事,他们家还有一个植物人呢,不行就送去凑数。

囚爱:亿万总裁的逃妻
“亲爱的小胖儿,你家里还有植物人吗?要不要我先在你头上敲一棒子,打成植物人呢?”老汤还以为田小胖是开玩笑呢,所以也就跟着说笑起来。
他哪里知道,人家田小胖家里,有一位真正的“植物人”呢。呵呵,你就说娃娃这个人参娃娃,算不算植物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