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aph火熱都市言情 表小姐-第一百七十六章 失望相伴-zgorl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
火把下,俞钟义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陈珞却淡淡地笑。
别人都觉得施家是靠着俞钟义起的家,施家如同人俞钟义的门生似的。他却仔细打听过,俞钟义是个性格极为霸道之人,当初他被排挤外放为官,都与他不能容人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不过是他外放了几年,知道了世事艰难,收敛了些性子罢了。
切莫恋画榛子花
可俞钟义的禀性在那里,又做到了内阁辅臣,再怎么忍,那骨子还是有几分暴戾的。
况且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谁做皇帝也不可能亏待了他,他和陈珞一样,不站队才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办法。
施家却把他拖下了水。
难怪这次他要亲自来接大皇子了。
十之八、九是想通过这件事表明自己的态度。
若是从前的陈珞,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可惜,他遇到了现在的陈珞。
陈珞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俞钟义想置身事外,恐怕有难度!
陈珞一句话也没有说,在噼里啪啦的火花声中静静地给俞钟义行了个礼,恭声称了句“俞大人”,道:“您这是来接大皇子回宫的吗?他受了重伤,不宜移动,只能劳驾您亲自去看看他了。”
俞钟义知道施家掺和到了皇家秘事之中去的时候,没能忍住心头的怒火,狠狠地骂了施家几句。
他的幕僚见此也不禁抱怨:“您就是太重情义了。像施家这样不知道高低的,您早就应该和他们划清界线了,不然他们如今也不会连累到您了。我看,得让施家人知道好歹才是,不是您离不开他们施家,不是您想有个像施家这样的总兵,而是施家离不开您,他们家没有了您就会寸步难行。”
俞钟义面色铁青,没有说话。
那幕僚见状不禁继续道:“要不是您,他能坐稳总兵的位置吗?可您看他,换了一个又一个地方,结果呢?连皇上面前都帮他们打点到了,他硬是没办法在一个地方呆长久了。麾下也全是些迎高踩低的墙头草。要真是有什么事,我看指望清平侯府都比指望他们家强。”
俞钟义觉得他的幕僚说的有理,心里有个想法,但现在说出来没有任何的意义,他换了身官服就进了宫,想在施家弄出更大的乱子之前把残局收拾好了。
这才有了他主动请缨前来接大皇子的事。
boss推倒记
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陈珞居然和大皇子在一起,而且还救了大皇子的性命,送大皇子来真武庙疗伤。
他忍不住问陈珞:“你怎么会和大皇子在一起?”
按道理,陈珞应该和二皇子更亲近才是。
大皇子死了,局面对二皇子更有利才是。
太詡 大夢狂生
陈珞正寻思着找俞钟义打听点消息,只是像俞钟义这样的,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他就是想问话,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对付才行。不然话没有问出来,自己却很有可能给绕进去了。
他道:“我这些日子跟着大皇子在刑部观政,偶尔也会和大皇子四处走走。这次就是和大皇子约好了去灵光寺尝尝他们家的素斋的。”
至于为什么会被人围杀,他一副不方便细说的样子,让俞钟义在心里又暗暗骂了皇上几句。
想封自己喜欢的女人生的儿子为太子,也不是不可以,可因此就要把结发妻子生的儿子杀了,这和那些乡野村夫要宠妾灭妻有什么区别?
萧声起一夜落花尽
皇上真是老了,被宁嫔那女人忽悠得连理智都没有了。
俞钟义把这顶帽子扣在了宁嫔的头上,觉得皇上受了她这个心术不正的女子的引、诱。
可陈珞能够在紧急关头不偏不倚地护着大皇子,在他眼里,就有做忠臣、做纯臣,甚至是做诤臣的潜力。
不为权贵所折腰,有自己的底线、自己的想法的年轻人,最能获取像俞钟义这样看过太多世事沧桑之人的赏识了。
他微微点头,没再和陈珞说什么,径直去了大皇子歇息的药房。
大皇子还没有想好怎么去面对外面的纷争,他干脆闭上眼睛装睡。
俞钟义见他的伤势的确非常的厉害,也不好移动他,留下了羽林左卫和金吾卫左卫的人留守在真武庙,自己则交待了两卫的都指挥使几句,这才问陈珞:“你是在这里照顾大皇子,还是跟我回京城?”
陈珞想也没想,道:“我还是在这里照顾大皇子吧!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大表兄,我等他的伤势有所好转了再回去给舅舅磕头。说起来,都是我没有照顾好大皇子……”
俞钟义觉得这样也好,大皇子没死成,皇上准备怎么办?庆云侯府怎么调动的羽林左卫?陈珞被牵连,施家牵扯其中,应该怎么处置……想想他都觉得头疼,更不要说还有各种关系要平衡。陈珞留在这里也好,大家都退一步,找个彼此都能接受的赔偿方式,尽快把这件丑闻给掩盖了才是正经。
“那你自己小心一点。”俞钟义不得不叮嘱他,“我回去之后,把龙骧左卫也调过来,都是你自己的人,你也好指使。”
陈珞顿时高看俞钟义几眼。
能够做到阁老的,果然是个个都不简单。
这等于是给他的性命多加了层锁。
他诚心诚意地给俞钟义行了个礼,觉得施家真是走了狗屎运,居然投靠上了俞钟义,这俞钟义虽说是个读书人,行事却比许多武官还要豪爽。
陈珞送了俞钟义出去,心里在却盘算着,要不要把俞钟义拉到他这边来,好歹也是个靠山。
俞钟义满心却想着等会见了皇上要说些什么。可等他进了宫,却被乾清宫的总管太监拦在了殿外,还悄悄地给他报信:“马公公回来了,皇上正和他说着话,您先等等。”
这次皇上派出去的总指挥就是马三,如今大皇子活了下来,皇上杀子的消息泄露,满京城略有些脸面的人都知道了皇上的所作所为,马三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听说你很叼
他朝着那太监颔首,跟着那太监去了乾清宫的茶房。
马三却比俞钟义以为的狡猾多了,他额头贴地跪在皇上面前,老泪纵横地道:“奴婢猪油蒙了心,怕被几位阁老知道了。谁知道怕什么来什么,偏偏是施家的人跳了出来。我当时也没多想,还以为施家这是想抢个头功,想着咱家是皇上的心腹,就算他们想抢这功劳也得皇上您同意不是,不仅没有阻止,还想着到时候他们要是在您面前称功,奴婢定让他们狠狠地跌一跤,才知道这京城的水有多深。
“不曾想他们却这么有主意,居然是他们家的小姐,为了镇国公世子的位置要杀琳琅!
“琳琅像您亲生的另一个儿子,那性子和您是一模一样的。
女总裁的近身高手
“施家不动他还没有想到,施家这么一横生枝节,以他那聪明劲儿,他还有什么想不到的。
“这不,不仅去救了大皇子,还悄悄地跑去真武庙藏了起来,请了道长给大皇子治伤。
“皇上,奴婢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弄巧成拙啊!”
皇上看着马三的样儿,刚刚听到消息时的愤怒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渐渐平静下来。
他心如止水,声音平淡地吩咐身边的太监把马三扶起来,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突然道:“马三,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马三觉得自己从前挺会揣摩圣意的,可自从皇上决定杀了大皇子给七皇子挪地方开始,他就觉得他不知道皇上到底在想什么了。
他一如刚刚在皇上身边服侍的时候般眼观鼻、鼻观心地道:“奴婢不知,请皇上示意。”
皇上道:“大皇子是动不得了,不然就算是太子以后继位,那些言官也不会放过他的。还有琳琅那里,我压根就没有想要他的命,不然也不会让你给他留一条路了。可这两个孩子要知道轻重才是,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要心里明白才是。”
梅花醉梅苑,人生如不識
也就是说,皇上想悄无声息地把这件事按下去。
马三立马道:“皇上,要不,我代您去趟真武庙?”
皇上略显满意地点了点头。
马三立刻狼狈地爬起来给皇上磕头,出了乾清宫。
皇上盯着刚才马三磕头的地方,冷冷地笑了笑。
*
马三知道自己大祸临头了,就算他之后的差事当得再好,也活不了多久了。
可人越老就越怕死,特别是如今正是他一生中活得最滋润的时候,他怎么舍得死?
是寻求清平侯府庇护还是寻求镇国公府庇护?
前者太老实木讷,后者没有诚意不讲信用。
或者,请江川伯帮着拿拿主意?
他这么多年“扮猪吃老虎”,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得来的。
马三一面寻思着,一面匆匆往外走。
*
二皇子那里,双眼通红,像只暴怒的山猫,却被庆云侯拦在了屋里。
“二皇子,你这个时候必须要冷静,一定要听我说完。”他苦口婆心地劝着自己外甥,“你这个时候既不适宜去见陈珞,更不适宜去见大皇子。若是皇上问起来,你准备怎么回答?万一皇上怀疑你结党,你准备怎么办?“
“我已经受够了。”二皇子的眼睛更红了,他咬着牙低声道,“我就算不是二皇子,我还是大皇子的弟弟,我去看他怎么了?他受了伤不是事实吗?他被人围杀不是事实吗?既然敢做,为什么不敢当?阿舅,我知道您是为我好。这么多年,我也一直都听您的话,战战兢兢不敢逾矩半步。可这样,皇上就喜欢我了吗?就认可我了吗?”
护美神医
没有。
皇上还是不愿意封二皇子为太子。
不曾逝去的青春愛情
庆云侯沉默下来。
他早就应该明白,在他们薄家扶持皇上上位成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对皇上没有用了。皇上不会允许薄家坐大的。
二皇子的出身,就是他的原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