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lbt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線上看-1127、你可能跟兇手擦肩而過啊熱推-ao1ly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自己部门都没有这种论坛,倒是其他异地警队有开设关于自己的论坛,这倒是个新鲜事。
从三级警司能够准确说出自己的爱好就不难看出,这些警察很不简单。
见卢薇薇如此好奇,三级警司也不再绕弯子,直接回道:“其实也没什么,之前是警务论坛,主要用于给警队成员讨论问题,发牢骚的部落聚集地。”
“为了保护隐私,部落里所有账号都是匿名,当然如果你要公开告诉人家,你是某某地方的警察谁谁谁,这也无可厚非,但是容易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进行人肉搜索,会给自己单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在部落论坛里讨论关于江南市芙蓉分局最年轻刑侦队队长顾晨的事情,一时间竟然成了热门话题。”
“还有这种事情?”顾晨闻言,也是饶有兴致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事。”
对于这种部落,顾晨关注很少,也从未听过。
但三级警司却不以为然道:“玩这种部落论坛的网友,年龄普遍较小,但讨论起来却很活跃。”
“之前关于你的论坛话题,却是一些黑粉在搞事情,说你是靠关系博得队长职位。”
“毕竟你是江南市芙蓉分局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刑侦队队长,难免会让一些红眼病患者看着眼红,脑补出各种想法。”
“但是更多的警员将你的工作经历发到论坛后,这些黑粉也就逐渐销声匿迹。”
“所以从那之后,大家喜欢有事没事谈论关于你和你的团队,而且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但凡讨论带上‘顾晨’二字,浏览量和讨论量都非常高。”
噬血妖蓮 白衣如雪
“哈哈。”王警官听得哈哈大笑,忙指着自己道:“那有没有讨论关于我老王的?”
步生莲:弃妃艳杀天下 谁家的猫
“有啊,还有包括袁莎莎,反正顾晨身边的团队,大家讨论起来都喜闻乐见。”
三级警司讨论起顾晨,似乎也是没完没了,可见顾晨在杭城的热度还算可以。
顾晨淡笑着问道:“说了这么多,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聂琴,是负责对接你们工作的。”
“好的聂琴,现在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你们录入信息库的指纹,和办理那名女子案件的同事?”顾晨说。
聂琴一呆:“这……这么急吗?”
顾晨默默点头。
聂琴又道:“听说你们这个案子都过去20年了,也不急于这一时吧?”
“就是因为让受害者家属等太久,所以我们更应该加快进度。”
顾晨的话说的聂琴无言以对,不过好在聂琴也是顾晨论坛里的常客,非常清楚顾晨的办事风格。
于是点头同意道:“行吧,你们这种办事风格,我们也应该好好学习一下,那走吧,我带你们去分局。”
几人在车站简单沟通了一下,跟随聂琴一道上车,来到分局刑侦队。
此时此刻,一名一级警司正将一份档案打开,转交给顾晨道:“顾队,这是我们上个月整理的案子,指纹也是我负责录入的。”
“有劳了。”顾晨接过档案袋,随手打开。
一级警司又道:“事情是这样的,上个月,这个叫王倩的女人,因为怀疑丈夫跟人有染,所以召集了几名闺蜜,一起在那名女子下班的时候围堵她,当众对她进行殴打。”
“幸好是我跟巡逻队的同事下班时及时遇见,这才制止了这起打架事件进一步升级。”
“但是因为考虑到双方的矛盾太过激烈,所以我们把这些人全部带回警局做调查,这才有了这份指纹的录入。”
“你们做的很好,可是帮了我们大忙。”王警官喜悦之情难以言表,双手握住一级警司道:“兄弟,你要知道,这起指纹的录入,正好与20年前那起沉尸案胶带上的指纹完全匹配。”
“这些年来,我们江南市警队一直在寻找线索,可都是毫无头绪,要不是这起指纹,恐怕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应该的应该的。”耐不住老王同志的热情,一级警司也是淡淡一笑。
顾晨则道:“那这名女子的联系地址,是她目前的具体住址吗?”
“没错,就是这里,而且当我们接到你们江南市警方的联系后,我们局长对此非常重视,还专门将你们发来的指纹与我们这头录入的指纹进行反复对比,要求我们刑侦部门开展调查和研判工作。”
“不过没想到,你们竟然会来的这么快,比我想象中的要快许多。”
“时不我待啊。”顾晨淡笑一声,忙问一级警司:“那我们现在去这处地点,能不能借辆车?”
“这个放心。”一级警司瞥了眼身边的聂琴,道:“小聂会带你们过去的。”
“那就有劳了。”
在分局刑侦队一番寒暄后,大家立马动身,前往那名女子的住所。
车上,聂琴也是吐槽道:“本来是我们分局刑侦队负责帮你们调查的,可是没想到你们会来的如此之快,看来下一次找到这种线索,我们分局应该抢先一步的。”
“哈哈,瞧你说的,好像我们是来抢功劳似的。”卢薇薇也是调侃着说。
随后大家同时瞥向了顾晨。
顾晨此刻却是沉默不言,似乎在想心事。
聂琴忙问顾晨:“顾队长,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是不是搞错了。”顾晨说。
豪門闊少,慢下來愛
聂琴淡淡一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可是你们提供的指纹样本,与这名叫王倩的女子指纹完全匹配啊,这说明她脱不了干系。”
“话虽没错。”顾晨沉思了几秒,又道:“至今我们都认为,在这样的案子里,指纹是行凶者留下的可能性最大。”
“可是我们最近走访的一名目击者告诉我,行凶者们,可能都是男人,所以现在出现信息矛盾,我觉得这里面肯定哪里不对。”
聂琴闻言,也是淡淡一笑:“顾队,那会不会有这种情况,也就是不排除这名女子与他人共同作案的可能。”
“比如之前这名女子参与了抢劫,将这名男司机捆绑之后,再由其他几名男子共同将受害者抛入水中,活活淹死?”
“有这种可能。”
顾晨非常认同聂琴的想法。
毕竟这也能解释的通,为什么捆绑鲁俊的胶带上,偏偏会有这名叫王倩女子的指纹。
想到这些,顾晨也是不由感慨:“所以必须要查清楚这名女子在案发前后的密切接触者,以及是否与被害人鲁俊存在关联,希望这次没有白来。”
谈话之间,大家已经来到了一处小学附近。
聂琴将车停在一处空余车位上,在下车之后,这才带着大家沿着门牌号寻找。
“我记得那名叫王倩的女子,联系方式就在这条路上的102号,应该是店铺的地址。”
都市战狼 爱香烟的火柴
“在那。”顾晨率先指着一处文具店道。
“对。”聂琴微微一笑,赶紧又道:“看来是开文具店的。”
“什么都别说了,过去看看。”顾晨率先走了过去,其他人都跟在后头。
此时此刻,一名店员正在收银。
顾晨走进店门,左右观察,却不见录入指纹女子的踪迹,于是折返回收银台,问女店员道:“请问王倩在吗?”
“你说老板娘啊?在,在楼上。”女店员说。
“麻烦叫她下来。”卢薇薇道。
女店员扭过头,对着楼上用方言大喊一声:“老板娘,有人找。”
“谁找我?”店面二楼,立马传来一名中年女子的回应。
穿越到骨傲天
女店员瞥了眼众人,这才又道:“是……是警察找你。”
片刻之后,店面楼上鸦雀无声。
女店员一脸纳闷,但还是与众人尴尬解释:“老板娘上个月被抓进警局,所以现在提到警察有点心理阴影,毕竟家里出了些事情,心里不痛快。”
“我能理解,但现在请她立刻下来,我们有事情要问她。”聂琴说。
女店员无奈,只能应道:“那……那行吧,我去叫她下来。”
片刻之后,王倩在女店员的搀扶下,小心翼翼的走下楼梯。
见收银台前站着5名警察,顿时眉头一蹙,赶紧说道:“警察同志,上次的事情不是已经交代清楚了吗?那就是一场误会。”
“我承认,是我误会了那名女子跟我丈夫有染,可毕竟事情搞清楚后,我也登门道歉过,也跟她的家人陪过不是。”
“而且因为这件事情,我丈夫也气得好些天没回家了,我现在已经知错了,你们还来找我干什么?”
“找你并不是因为这件事。”顾晨在文具店里走上两圈,找到了货架上的胶带,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于是忙问王倩:“你20年前就在开文具店了?”
“啊?”被顾晨突然一问,王倩顿时表情一呆。
卢薇薇继续追问道:“就是问你20年前是不是在开文具店?”
“你……你们怎么知道?”王倩看着众人,眼神都变了。
忽然间,她指着众人啊道:“你们竟然调查我20年?我不就打个人嘛,用得着追查我20年吗?你……你们做警察的,都这么变态吗?”
“说什么呢?”感觉这女人怎么如此不好沟通,聂琴也是没好气道:“谁愿意调查你20年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我们愿意啊?”
“那……那这位警察小哥问我20年前是不是开文具店干什么?我20年前开文具店不犯法吧?”
“没说你犯法。”顾晨谈话之间,已经拿着档案袋来到她面前。
武林高手在都市
于是将一张对比指纹的文件纸掏出,指着左侧指纹样本道:“这个指纹,是我们20年前在江南市提取到的,来自捆绑一具尸体的胶带。”
见王倩一脸疑惑,顾晨随后又指向右侧指纹样本图片道:“而这右边的指纹,是你上个月因为打架闹事而录入的指纹,这两个指纹样本,经过我们详细排查,匹配度几乎是一模一样。”
“什……什么?”闻言顾晨说辞,王倩顿时表情一呆:“你是说……这两个指纹一模一样?”
顾晨默默点头:“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次来找你的目的是什么?”
“冤枉啊。”王倩此刻吓得不轻。
原本以为是上次打架的事情还没了结,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这次警察过来,竟然牵扯到一具尸体。
桃運風水師 神道高手
段丫头的穿越行 洛海清
王倩现在魂都快被吓没了。
见王倩如此神情紧张,顾晨也是安慰她道:“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来这里,是要搞清楚当年的事情,并没有说你就是凶手。”
“我当然不是凶手啦,我怎么可能是凶手呢?”王倩吓得双腿发抖,也是为自己极力辩解道:“警察同志,虽然我打架是把好手,可要说杀人什么的,我特么连杀鸡都不会,我……”
“我知道,你不用这么紧张。”感觉王倩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顾晨也是解释说道:“我们这次过来,也是为了搞清楚,为什么你的指纹会出现在20年前,捆绑那具尸体的胶带上,所以我刚才问你20年前是不是在开文具店。”
“原来是这样?”感觉是虚惊一场,王倩努力回想了几秒,赶紧主动交代道:“没错,20年前我的确在开文具店。”
“店面开在哪里?”顾晨打开执法记录仪,掏出笔录本问她。
“在江南市。”王倩说。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顾晨赶紧又问:“那你应该记得,20年前在江南市,曾经在合江镇三溪水库发现一具沉没的尸体?”
“这事我知道,看过新闻报道。”王倩也并不否认,实话实说道:“当时感觉凶手作案手法太残忍,也跟我隔壁几个店家老板聊天时说起过,所以这事我记得。”
“你当时店面开在哪里?”顾晨又问。
王倩思考片刻后,说道:“江南市三中斜对面。”
“我是说具体位置,你旁边有哪些店面?”顾晨不想得到太笼统的回答。
王倩继续回忆,也是淡淡说道:“我记得当年在我的隔壁,有家包子铺,生意很好,两夫妻是江北人。”
“还有呢?”顾晨说。
“还有?哦,对了,还有我店面就开在三中校门斜对面,店面房东是当时校长的妹妹,好像……好像姓吴。”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又问:“那你还记得当年发生那起沉尸案的前几天,有谁在你店里买过胶带吗?”
“啊?”被顾晨这么一问,王倩顿时纠结起来。
“不急,你慢慢想。”顾晨知道,要让王倩回想起20年前的事情,的确很难。
但这或许就是线索的唯一突破口,因此顾晨必须要保持足够的耐心。
无尽力道 挽叶散人
否则就会跟之前在合江镇遇到的那名目击者一样,毫无收获。
王倩也是在思考片刻后,这才说道:“印象有点模糊,不过说实在,当时发生了那起杀人案,我也有所怀疑。”
“因为根据新闻报道,死者身上被缠满胶带,而前几天,也正好有人在我店里买过这玩意,所以我自然而然的脑补了一些可能的情况。”
“可毕竟这种案子,哪是我们小老百姓能够接触的?再说了,警察也没来问我,我也就当这事从没发生过,倒是跟隔壁几家店面的老板娘聊起过。”
顿了顿,王倩又道:“不过当时大家也都是随便聊聊,她们还怂恿我报警,跟警方提供这些消息,这些都是真的,当年那几家店面的老板娘都可以作证,我绝对没有撒谎,不信你们可以去问。”
“我知道了,我们也会去调查的。”顾晨记录之后,抬头盯着王倩道:“但是你当时为什么不报警?向警方提供这些信息?”
“我……我当时害怕呀。”王倩眉头一蹙,也是实话实说道:“你要说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过日子,讲究一个安稳。”
“那时候不像现在这么爱管闲事,不是自己的事情,压根就不想管,而且凶手那么残忍,挺吓人的,我们那些店家,也就平日里随便聊聊。”
“如果警察过来询问,或许我们会说出去,可要让我们主动向警方提供线索,可当时也没听说有啥奖金什么的,所以大家的积极性都不是很高。”
“糊涂啊。”王警官闻言王倩说辞,也是不由吐槽道:“你当时要是提供了线索,可能警方就把这案件给破了。”
校园重生之驱魔少女
“可你知道吗?这起案件,足足拖了20年,20年凶手一直在逍遥法外,而你可能跟凶手擦肩而过啊。”
被王警官一顿教训,王倩此时也是后悔不已,忙解释说道:“这……这我也不知道是这种情况啊?我要知道凶手真是在我店里买的胶带,那我肯定报警啊。”
“可关键是,这只是我自己的猜想,要说凶手正好是在我店里买的胶带去杀人,这概率,应该跟中彩票差不多吧?”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感觉大家还在纠结谁对谁错的问题,对案件来说,一点帮助都没有。
于是顾晨抬头盯住王倩,问道:“所以,你还记得当年那个在案发前几天,在你的文具店购买透明胶带的人是谁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