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9xdn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兄弟,想你了 ptt-第三百九十章 找尋愛人推薦-7dnit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
“还有这么规矩啊,但是为什么只要三指手指呢?”我换上左手,把罗雅婷说到的三指并拢举起来。
“这表示,你发誓的时候,天地人都看得到、听得到!赶紧吧,给我罗雅婷发誓!”美女把蓝色衣物拉扯一下,严肃的看着我。
我捏一下鼻梁骨,按照罗雅婷的要求,把左手三指举在额头前,得到女人的颔首认可后,这才正经八百的宣誓道:“我楚思麒,今天在天地人面前发誓,昨晚和老师的事情,绝对不给任何人提及,否则天打雷劈,出门就被小车撞死,晚上睡觉被鬼魂给勾走。这样子,总行了吧?”我探着脑袋询问着。
“好像总觉得缺点什么,对啦,你不能说是罗老师,你得说我的名字。还有,你得把我们发生的什么事也说出来,这样才算完完整整的发誓!”罗雅婷不依不饶的要求我再来一次。
“哎呀我的大小姐,女人真麻烦!”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把左手三指再次扬起来,一脸严谨的宣道:“我,贵州人楚思麒,今年二十岁,在天地人面前郑重的发誓:五月九日晚上,我和美女老师罗雅婷相识相遇,一场离奇的邂逅使得我们陷入了一次暧昧的旖旎之中……”
天殘錄 書自香
“停!”罗雅婷绷着脸,刚刚因为我前半段而有笑容的女人,跺着脚阻止我继续发誓。
“我的姑奶奶啊,你又怎么啦?”我满脸的郁闷。
“你说得好恶心啊,人家叫你说我们大概发生的事情就好,你说什么和我相识相遇,还带着暧昧旖旎,我吐!那是桃色纠纷的感觉,我和你不熟悉好不好?”原来,罗老师是不满意我的说辞有些过火了。
“哎……行,开始一深入到情节里面,我无法自拔。现在再来一次,不到万不得已,你别打扰我发誓了,我还有一大把地需要清扫呢!”
我手指罗雅婷,比划了一个巨大的弧圆。那是说,落水小区的范围可真不小。
“你……好下流!”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加上我比划那个弧圆,罗雅婷一下子想到了不该有的地方。
“我,晕死了!”我无奈的摇摇头,目光自然停留着罗雅婷的胸口前。穿着制服的女人,没有了浑身湿透的感觉,可是女性的挺翘依旧那么显眼。
“你别看好不好?看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罗雅婷在我的注视中,双手磨蹭一下,驱赶那种连带肌肤都不寒而栗的不适。
“好啦,这真是一个郁闷的早晨!”我把目光从罗雅婷身上移开,继续把左手并拢举在额头前。
“你注意一下说辞,宣誓吧!”罗雅婷不忘再次提醒一下。
“我,贵州男人楚思麒,现年二十岁,未婚未育。今天当着天地人还有神的面发誓:五月九日晚上十一点多,靓丽可人的罗老师雅婷喝醉酒了,不小心跌入到喷泉里,我当时救下她发生的一切事情,我保证不给第三人提及!不,是绝对不给任何人说起,如果有违此誓,诅咒我我生儿子没有小玩意、出门被豆腐给砸死、吃饭的时候被汤给噎死、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女鬼缠身,总之是不得好死!”
绝世卿狂:妖孽夫君你来追
武俠刺客大師
罗雅婷此一次没有再有任何阻拦,当听到小玩意、女鬼等字眼的时候,反而露出了甜美的柔笑。
“行了吧,姑奶奶?”我看到她有了笑容,这才眨着眼问道。
“行啦,算你还虔诚,我也安心了!”罗雅婷点点头,拍打着双掌,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我都说生儿子没有小玩意这事了,你还不满意的话,我还真没辙了。”我耸耸肩,拾起扫帚指指远处,那意思是说我要扫地了。
“嗯,你继续,辛苦了!”罗雅婷淡淡一笑,拢一下短发,盈盈之间走出了小区。
“辛苦了!?被你逼着发誓还真的很辛苦!”我对着远去的倩影唾弃一口,这样的话才觉得心里要平衡一点。
……
王鑫揉着眼睛出来接班的时候,还真的不到早上九点。
我和王鑫瞎侃几句后,伸着懒腰往宿舍走。这个班值下来,要到明天早上八点才上班了。
看起来,这个工作还是不错!
回到宿舍,我洗了一把脸,用冷水把脚给洗过之后,这才懒洋洋的钻入了被窝里。宿舍里,因为王鑫的存在,那股子恶臭似乎永远消弭不掉。
闭上眼,舒适的翻一个身,我抱住枕头,含着笑意进入了梦想。
经过和罗雅婷的纠葛后,我还真的有些累了。
腾宇拉链厂。
钱莉莉脸上带着黑纱,遮住了整张脸,只露出红肿的一双眼眶。我失踪了两天,这个妖艳的女老板,也哭了足足两天。即使把贺天翔骂得狗血淋头,也驱赶不了当时贺天翔掩护我离开的气愤。
大总裁,小娇妻! 妃子一笑
體尊 漢隸
最主要的,在钱莉莉得知自己开着的奥迪车居然和尼桑擦肩而过的时候,那种心底的撕裂感更加的明显。
“楚思麒,我们真的没有缘分吗?”钱莉莉眺望向远方,五月的溪海市上空,在十点的时候,早就是晴空万里。
想起我,也想到了那张邪恶的脸颊,在总经理办,那个笑起来坏坏的男人,和自己躲猫猫的情景使劲的往脑海里上窜。
钱莉莉捏动一下腰肢,那里似乎还残留着我挠痒痒的感觉。
“咚咚咚……”
三声敲门声,打破了钱莉莉的思维。
號外!野狼出沒,請註意!
單純少女淪為豪門玩物:貼身小女傭 甘甜
“请进!”钱莉莉回过神,走回到椅子上坐落。
办公室房门打开,蓝色工作服下本来俏丽的脸颊红肿,那是因为无尽的哭泣导致的必然结果。
“小欣,有事吗?”自从我消失那晚上和付小欣两人狂饮,直到两个女人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疯到大半夜后,钱莉莉发现自己和付小欣的命运是一致的。
都被那个说来迫不得已的男人给无情的抛弃了!苦命的女人,说的就是她和付小欣。
“钱小姐,我来给你辞职!”付小欣手中捧着一个信封,脸色极为苍白。
“什么?辞职?为什么?”钱莉莉一惊。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楚思麒,看到胶牙仓库空空荡荡的办公桌,看到他遗留下来的卡通枕头,看到他买给我的发夹,我的心真的静不下来。钱小姐,你别难受,我不是要炫耀什么,我真的离不开楚思麒,我要去找他!”
付小欣的语气变为了无比的坚定。心爱的男人离开,就好像带走她所有的欢笑,睁开眼看到的,全部是我在拉链厂经过的影子。
“小欣,贺天翔打死也不说楚思麒去了哪里,溪海市一千多万人口,总面积两千多平方公里,你要如何在人海茫茫之中找到他啊?”钱莉莉心中一酸,要不是黑纱遮住脸颊,此时的面部升腾起的苦涩早就被付小欣洞悉了。
不管怎样,至少付小欣有这个勇气去寻找我,而她钱莉莉呢?
“钱小姐,不管找楚思麒有多么的艰难,哪怕我踏遍溪海市的每一个角落,我也要找到他。我真的离不开他,没有楚思麒在身边,我觉得呼吸都变得好困难,我觉得生活下去就像是行尸走肉。钱小姐……我……”说着说着,付小欣艰难的咬着下嘴唇,努力使眼泪不滑落出来。
找寻爱人,无疑是大海捞针,而这个时间段,也许得穷尽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