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2lm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起點-第230章 考多少分獎勵多少萬熱推-kll7q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苏慕许被逗乐了,侧躺着将顾谨遇搂在怀里,一手摸着他的头发,一手轻轻拍着他的背,温柔哄道:“乖,不怕,我会保护好你的,谁让你是我最宝贝的宝贝呢?”
顾谨遇特想笑,也特别想跟她继续贫嘴,但是,她得午休了。
他只嗯嗯两声,便将胳膊抬起来,搂她入怀,让她枕着他的胳膊,哄着她入睡。
这一个月来,他经常哄着她入睡,早已有一套。
她也习惯了被他哄着睡,身心放松,安全感十足,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她睡着时,他轻吻她的发,声音压的极低:“午安,我的宝贝。”
午休醒来,便是下午的考试,苏慕许下车前亲了顾谨遇一口,让他不用下来送她了,冷热交替容易感冒。
顾谨遇没有强调自己体格好,点头,目送她下车,一直看着她。
当看到她跟她班长打招呼时,他微微蹙了蹙眉头。
翠色田园
她跟这个男生,挺有缘分的。
王爷乱来:王妃不好惹
她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以前她不是这样的,从来不会对男孩子笑。
如果有,绝对是在憋损招。
她说过,有安诺哥哥就够了,不需要异性朋友。
现在,没了安诺,她开始需要异性朋友了吗?
手指有节奏的轻点车窗,顾谨遇有了个打算。
她愿意结交的异性,就由他先一步来结交吧!
正所谓朋友妻不可欺,只要他先发制人,哪有什么危机感。
下午考完试,苏慕许一出考场,就收到了安诺发来的微信:“许许,感觉怎么样?”
苏慕许看了一眼,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儿,想了想,没回。
就这样先晾着他,等三婶生下宝宝再说。
一路和班长有说有笑的出了校门,苏慕许挥挥手:“班长明天见!我们一定能考上宁大!”
班长点点头,挥挥手:“明天见。”
顾谨遇靠着车窗,看的清楚,心生嫉妒。
笑的真好看。
这样的女生,谁会不喜欢?
平心而论,她班长也是个很招人喜欢的男生。
白白净净的,温温柔柔的,邻家大哥哥一枚,正是苏慕乔的人设,但人家不用整天拿着小镜子管理微表情,自然而然的给人一种亲近感。
与生俱来的气质,很难模仿。
也许能把他签了?
成了他手下的艺人,还敢冲老板娘笑的那么亲切平和吗?
“想什么呢?”苏慕许上了车,见顾谨遇在发呆,挥了挥手。
顾谨遇早看见苏慕许上来了,故意装失神,然后幽怨的说:“我的小可爱挺受人欢迎的。”
苏慕许靠过去,亲了顾谨遇一口,“是你的不就好了,你总不想我以后上大学了还像高中时候鬼见愁吧?”
顾谨遇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然后发现,她确实需要结识新朋友。
以前有乔珺雅和安诺陪着她,还有她不知道的陪读暗中保护,她贪玩胡闹都有人贴身兜着,从没出过什么岔子。
等读了大学,也是要安排信得过的人保护她才行。
其实国家昌盛,社会安定太平,根本没那么多意外,可是,耐不住他担心。
晚上孟盼晴来送晚餐,对她儿子发出了质疑:“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顾谨遇也觉得自己太紧张了,不就高考吗,有谁会特意找事儿?
她欺负过的那些人,都被安抚过了的,根本不会报复她。
无限之拯救女神 邪恶眼球
即使报复,也不会蠢到在考场乱来。
可他也说不清到底为什么,就是想保险一点。
苏慕许见顾谨遇皱着眉头不说话,赶紧替他说好话:“顾妈妈,谨遇哥哥没错的,这两天太容易堵车了,我又贪睡,万一迟到可不好。”
“有直升机啊。”孟盼晴说。
苏慕许挠了挠头:“那也太高调了,多不好意思。”
孟盼晴不说什么了,叮嘱他们注意安全,车上一定要有清醒的人。
顾谨遇点头答应,目送妈妈和秦姐离开,然后捏了捏苏慕许的手:“你也觉得我小题大做了吗?”
末日神遊 刀下留人
苏慕许立马摇头:“没有,我觉得挺好的,既省时省事,又能跟你单独相处,还没人打扰,没人敢有意见,多好呀,一举好多得。”
“小嘴真会说。”顾谨遇的心情好了起来,伸出手指,轻点苏慕许的嘴唇。
苏慕许痒的受不了,咬了咬,心跳突然加快,人又不老实了。
她咬着唇,目光痴缠的望着他,扭了扭,“还很甜呢,哥哥要不要尝一尝?”
顾谨遇差点绷不住,赶紧坐直,将她推到一边,闷声道:“吃饭!要凉了!”
苏慕许毫不意外是这样的结局。
明天还要考试呢!他才不敢乱来!
嗯,还有一天就可以向他伸出魔爪了!
第二天,苏慕许被顾谨遇温柔的吻醒,洗漱完毕,吃着未来婆婆送来的爱心早餐,只觉得生活如此美好,她也要变得更好更爱他们才是。
葬礼之后的葬礼 鬼马星
吃完饭还有时间,苏慕许拿出手机,鲜见的没人找她。
随手看了下朋友圈,好家伙,许铎最新发的朋友圈下面评论长的她往下划拉了好大会儿。
极品全才
许铎发的简单粗暴:小妹加油!你考多少分,哥就给你多少万!
这对许铎来说,是毛毛雨,满分不也就七百五十万吗?
这一个月来,她模拟考最高也就六百三十八分。
道是無晴卻有晴 水亦藍
他都送她亿万城堡了,还在乎这点钱?
这个朋友圈最给力的在于他起了个头,其他六位哥哥也不能没有表示。
于是乎,苏慕许等同于只要高考结束,就成了富婆一名。
七个哥哥啊,就按六百分来算,四千多万到手,那简直了!
“该出发了。”顾谨遇提醒。
那朋友圈他看了,没什么感觉。
许许又不是缺钱的,这半年她几乎不怎么花钱。
再说了,和她合伙的安保公司,等到年底,她的分红也不会少。
未来再做什么生意,他也不会忘了她。
苏慕许出发后,顾谨遇被点名了,问他奖励多少。
顾谨遇:“必须奖励吗?可以不给吗?我挺穷的。”
七个哥哥态度一致,必须奖励,且不能低于他们七个,否则,等着挨揍吧。
顾谨遇琢磨着,几千万对她来说有什么好稀罕的,要奖励,当然要投其所好。
她最想要的是什么?
想都不用想,就是他本人。
只不过朋友圈里不能说,被长辈们看到,他这张脸没地儿搁。
“等分数出来吧,绝对不会输给你们。”顾谨遇聪明的卖了个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