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64n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大俠兇猛-582章 又見面了讀書-9ndx8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
“快啊!”
“快跑啊!”
洛苍城外密林中,月家部分族人很是狼狈的在山林中快速奔逃,这些人中,有人鞋子掉落,赤脚前行,有人被路边的尖锐藤蔓划伤,露在外面的皮肤上尽是暗红。
但没人在意这个。
他们只是一个劲的在月小萱的带领下,漫无目的的狂奔着,一刻也不敢停留,放佛身后有什么恐怖的、可怕的、难以抵御的怪物在注视着他们这些人。
这部分月家族人这般肆意的于夜间丛林穿梭,没有任何掩饰,自然也引起了原野中某些生命的注意,它们被血腥味、践踏声、呼喊声吸引过来,从各个角度,用各种方式开始“狩猎”。
“啊!”
“救我,救救我!”
不时有惨叫声、求救声响起,却又很快变的衰弱,这般状况下,月家族人越来越少,没剩下多少人。
“为什么会这样?”
队伍终于停了下来,队伍却也只剩下两个人,月小萱满脸血污,神情透着后怕,身上衣衫也变得破破烂烂,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为什么会这样?”
她再次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的一声,但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于月小萱而言,这一个时辰的经历,仿若难以直视、不能接受的灾难。
谋天下,王妃不好惹
就在月家备足试验事物,在她父亲月家家主以及族中诸多长老合聚一处,准备进行某个早已筹划多时的试验时,一个黑衣黑眸的年轻人突兀闯了进来。
月小萱依稀记得那人于自家领地中环顾一圈,道了那么句话:
傲劍神州
“真是幸运,你们都在。”
都市恐怖病·大哥大 九把刀
接着,未见那位青年男子再有什么动作,月家整个族地就被金黄色的恐怖焰流覆盖,一个个族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反抗就直接蒸发。
“咳咳。”
“小姐,放下我吧。”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粉基地】,现金/点币等你拿!
这个时候,一个低沉虚弱的声音从月小萱背后响起,暂时打断了她的回忆。
“九叔,你……你还好吧?”
月小萱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脸色更加凝沉,她挥手将四周丈许距离内的丛林清除,将一直背负的某个人小心放下,让其躺平。
在月光隐约照耀下,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灰发褐眸,额骨略大,耳垂略长,相貌寻常。
此刻,在这个男子胸腹间,有道从锁骨到胯骨整个斜穿的巨大伤口,狰狞而恶心,细看下,甚至能看到泛白色的肌肉和蠕动的少部分内脏。
看到男子这般状态,月小萱再也说不出关心的话,她眼眶一红,颗颗泪珠坠落在地上。
“嗬嗬嗬~”
被称为“九叔”的中年男子没有及时回应月小萱,他先是剧烈咳嗽一阵,吐出着血沫,又大口喘了几口气,才恢复了些。
艰难的转动脑袋,九叔观察四周,见到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丛林,见到天边不够清亮的明月,他嘴巴微动,以一种阐述事实的口吻说道:
“小姐,你知道的,我是被介琰伤的。”
月小萱听到这话,呜咽声更大,哭泣不停,身为血派世家子弟,她自然知道“介琰”是什么,也知道被“介琰”伤害后,没能及时救治,会有什么后果。
相思
“介琰”是一种盘踞在洛苍城荒野的怪异,这类怪异品阶不高,却也有着自身的天赋,它们能够产生一种烈毒,一旦被其伤害,无法及时救治的话,会中毒而亡。
在这部分月家族人逃亡过程中,有那么一次,月家族人就被十数只“介琰”偷袭,为了搭救月小萱,这位中年男子才成了这般模样。
“好了,莫哭了。”
听到月小萱伤心哭泣,九叔收回观察四周的目光,转而投射到她身上,语气变得柔和:
神荒龙帝 妖月夜
“我的性命是月家的,我没有辜负家主,成功带你逃了出来,已经没有遗憾……”
月小萱依旧哭泣,九叔的话也没停止,他依旧盯着她,只是目光开始逐渐涣散。
“小姐,你现在还没真正脱离危险,那个有实力覆灭家族人还有寻找到你的可能,你还要继续逃,直至真正安全……”
想起那个只是目光抬动,就将三族老化为黑灰的年轻人,九叔目光现出恐惧,语气也充满告诫的意味:
“逃出之后,记得要隐姓埋名,不要姓月,也不要想着报仇……”
说完这些,他不管月小萱有没有认真听,再次艰难的看了看四周,目中终于现出某种留恋:
“小姐,现在,就在这里,挖个坑,送我一程吧。”
“什么……什么?!”
这么一句,终于将伤心哭泣的月小萱惊到,她抬起脑袋,眼眸暗红的望着九叔,似没能完全明白他的话。
“如果你想让我被某种怪异、某类野兽吃掉,尸骨无存的话,可以不那么做。”
“我……”
月小萱终于明白了九叔的意思,他就要死了,他就要立刻死了,死在自己面前。
“呜呜呜。”她没按照九叔的话做,以手掩口,再次克制的低泣起来。
噼啪!
这个时候,一声不算响亮却绝对能让人清晰听到的脆响声倏然传出,传入月小萱的耳中。
她霍然抬首,颇为戒备的看向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
然而,这一望之下,她瞳孔骤然一缩,整个人都变得僵直,放佛置身万年寒冰内部,被死死冻住。
她眼眸深处,一个身形挺拔的身影自昏暗的丛林一步步走来,靠近这里。
他袭着身与夜色同样色彩的衣衫,眸色暗沉,剑眉星目,有些一张颇为俊俏的面庞。
“你……你……”
“嗬嗬嗬……”
月小萱身躯僵硬,牙齿禁不住打颤,紧张的话语都不能成型,只能断断续续,结结巴巴。
她没想到,她已经跑了那么远,为了保护她,跟随她的亲卫们已经死光了,付出了这么大代价,还是被“敌人”寻了过来。
“又见面了。”
江炎来到月小萱跟前,在心底暗暗说了这么一句。
人对给自己带来痛苦,衍生仇恨的事物总是印象深刻,在桂华城城,月小萱几乎让他心绞而死,自然让他印象深刻,哪怕此时,这个女子的形象与当日那副门阀贵女的形象天差地别,他还是认出了这是一位“故人”。
今晚,洛苍城所有血派世家他都一一拜访,其中,月家是最后一家,也是唯一能够撕裂他封锁,用某类器具加部分族人“放逐”而出的家族。
为了掩饰自身情报,江炎草草收割怪异值后,便开始根据痕迹,追杀这些逃出的月家族人。
壹號刑警
而此刻,根据逃离痕迹寻找到这位“故人”,江炎自然猜到,月小萱也是血派世家子弟。
“前辈……大人……求您放过我。
“我可以答应您任何要求。”
这个过程中,祈求活命的月小萱试图展示魅力,试图微笑,但受本身情绪限制,只是挤出了个和哭差不多的表情,并不美丽。
“放过你不可能,但我会尊重你,将你作为一个对手。”
没有让这个女子回顾过往,知道自己是她之前在某个旅行途中遇到的小人物,从而产生某些震惊、不可思议的情绪,江炎一个跃步,来到云海极高处,目光转动,定在之前那个位置。
辣手神醫
轰隆!
下一息,轰鸣声中,大地坍塌,万顷烟尘荡空起。
……
PS:这个剧情稍微有点春秋笔法了,嗯,本意是想一章结束本卷,但只是写完这个画面,字数就到,完全无法呈现整个卷末,那就等下章,下下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