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ggo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白骨大聖 愛下-第281章分享-b5fwe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
“李公子,您今夜可愿与小女拜堂成亲,洞房花烛夜?”
客栈掌柜笑看向晋安方向。
双手握在腹前。
脑门上贴着张狗皮膏药。
再配合上他的眉开眼笑,两眼里的期待目光。
妥妥的越看越像是站在妓院门口招揽男客人的妓院龟公,一旦有风流雅士路过妓院门口,妓院龟公就笑脸相迎的热情熟练说道:“哎呦喂,这位公子仪表堂堂,一表人才,一看就是风流倜傥的佳公子,正是我家姑娘在等的命中贵人呐。”
“我家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能歌善舞,公艺倾绝当时,可惜了造化弄人,自古红颜多薄命,不幸被从小青梅竹马的伴侣始乱终弃。而且还被骗光家财,家中二老就此一病不起,为了替爹娘买药看病,最终痴情神女沦落风尘,得了性病,每天郁郁寡欢,无兴吹箫,公子可愿意解开我家姑娘的心头心病,救救我家那痴情的傻丫头?”
这就叫雅俗。
青楼和花街柳巷不一样。
能去花街柳巷的都是贪图便宜,身上没几个铜子的普通底层小老百姓,屠夫、脚夫、卖苦力气的能懂得什么叫附庸风雅吗?大家来到花街柳巷的目的都很简单,就是开诚布公来买五花肉的。
而有点家底的公子、富贾、书生秀才雅士,当官的大爷们,会去吃几个铜子的五花肉吗?
那多掉价。
为了自抬身份,以彰显自己是上流社会的精英人士,自然都是去高档娱乐场所的青楼。
青楼的老鸨,老妈妈们,都是从风尘里摸爬打滚出来的,自然明白这些有钱人的想法,这些人既想嫖娼又想给自己立贞节牌坊,所以手底下姑娘经过精心包装,就成了卖艺不卖身,琴棋书画歌舞词曲样样精通的倌人、舞姬、歌姬。
除非你有什么长处能打动这些卖艺不卖身的倌人,然后十两纹银、一百两纹银留宿一晚,就跟镶了金似的,特别贵。
还真别说。
越是有文化水平的人就越是吃这套。
按道理来说,大家都是娼妓,谁也不比谁高级,偏偏有文化的人既想嫖娼又想给自己立高级知识分子的牌坊。
所以自古就有书生、秀才、雅士给青楼红尘女子写诗词争夺花魁的优良传统,你没文化也没关系,都能当人爷爷的七老八十富贾、纨绔子弟的富二代公子哥,可以砸钱找人买诗包装出来一个花魁。
不为啥。
就因为嫖娼了个花魁,能涨男人面子。
就像是那句千古至理名言“官人好厉害,奴家不行了”,这叫什么?这就叫男人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晋安觉得眼前的场景。
就跟青楼那套套路一样。
经过重重包装,每个人都有一段凄惨身世,然后说自己卖艺不卖身,等博取同情心后,开始跟你说留宿一夜需要多少多少钱。
说白了还是跟花街柳巷里的那些卖肉女子没区别。
少在我面前装假清高。
衣服一脱谁还不是五花肉和梅花肉。
天天装自己镶了块金,活得累不累?
所以,当妓院龟公,客栈掌柜问晋安愿不愿意跟她女儿叶娘拜堂成亲,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晋安毅然决然的拒绝:“我李某人!不愿意!”
这一刻的晋安。
就如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柳下惠。
回绝得决然。
义正言辞。
胸有浩然正气。
“我李某人今日之所以站出来,并不是想馋叶娘的身子,实则是被叶娘的凄惨身世所感动,也是从叶娘背影仿佛看到了前世被姻缘,我李某人今天挺身而出救叶娘,如果再趁人之危贪图叶娘身子,那我李某人跟那些登徒浪子,色流胚子有什么区别?”
“读圣贤书,所为何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为书生胸中一口浩然正气。”
前一刻还沉浸于儿女情长里的晋安。
此刻声音掷地有声,心怀天下。
挺身而出。
说今天谁要动叶娘一根头发,就先踏平了我李某人的尸体。
“义先生,钟前辈,希望你们不要阻拦我…虽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可饱读圣人言的我,又怎么能路见不平,坐视不管!今天就让我们以此碗为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人间正道是沧桑,杀出一条生路!”
艷骨歡,邪帝硬上弓 葉嫵色
啪。
晋安抓起风水先生手边的酒碗摔碎。
说得铿锵有力。
雄赳赳气昂昂。
视死如归。
此时坐在桌子前,完全一副活见鬼表情,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的风水先生跟大头老头,听了晋安的话,他们很想大吼一句,晋安公子你搞鬼呢!
风水先生和大头老头有心假装听不见。
不想掺和进晋安跟夫人、叶娘之间的三者战争里。
可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天不遂人愿。
晋安非要拖他们两个人下水。
连他们的酒碗都给砸了。
卿情
这是想要置身事外都难啊。
……嗯……
……呃……
最后,风水先生和大头老头在众人的逼视下,模棱两可的嗯啊了一声,也不知道是答应还是反对。
但大家都下意识当这两名晋安带来的仆人答应了,要为他们的公子少爷强出头。
超級農業強國 淩煙閣閣老
看着众人脸上的神情变化,风水先生和大头老头互相对视一眼。
心头都是苦笑。
他们都是人老成精的老狐狸,又如何看不出晋安那点小心思。晋安这是打算强拉他们下水,这样他们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倾覆之下焉有完卵?晋安把他们拉下水后,他们就不会回去跟夫人乱说今晚的事了。
“我愿意!”
一声泫然哭泣出声的女子声音,从晋安背后哭泣喊道,接着大堂里响起惊呼声,新娘子好美。
晋安转身看向身后。
穿着红嫁衣的叶娘,此时自己掀开红盖头,眼眶里水汪汪,红彤彤的看着晋安:“李公子你若不负叶娘…叶娘今世必定也不负你!”
天印神座
情之一字最是奇妙。
连着两颗心。
倘若动了情,一个情字胜过万语千言。
叶娘的确生得很美,青丝如瀑,她的颈项还能白,雪白如温玉,尤其是初成人妇的那种成熟韵味,再加上此刻眸子如水落玉珠,身上的柔弱风情,风情万种,明艳而让男人动心,看得男人骨头酥麻。
有这么一个美人儿说愿意与你结为床头夫妻。
换了普通男人。
很难把持不住。
就好比大堂里的其他男人们,都对着叶娘美貌暗暗吞口水,若非忌惮跟在“李公子”身边的“老年刀客扈从”,那群乌合之众的绿林草莽此刻早已经冲上来抢人了。
当然了,也就是普通男人把持不住,风水先生和大头老头眼里都是不屑一顾。
相比起夫人。
这些风尘女子,庸脂俗粉,哪能配得上夫人一根手指头。
只是……
叶娘身边的新郎官,看着自己被人戴绿帽子,被人劫亲,非当没有愤怒,反而看着晋安的目光,更加恐惧与同情了。
那副同情的表情。
就好似晋安在他眼里已成死人。
“卿本佳人,奈何有缘无分,叶娘,实不相瞒,在下已成家有结发妻子,恐怕今夜要辜负了叶娘对我的一番美意,不能与叶娘拜堂成亲,跪天跪地跪父母…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无奈今世终究还是要与叶娘有缘无分……”
大汉天师
面对叶娘美眸如水的动情看着自己,主动朝自己掀起红盖头表白,晋安踱步叹息一声。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而且在下与发妻感情深厚,发妻对我有恩,我也不可能休妻然后再娶叶娘,倘若那样,我与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叶娘那对桃花眸子里汩汩落下两行清泪:“李公子,叶娘说过,今晚如果有人在才学上胜过马公子,今晚叶娘就是他的人了,叶娘愿意跟他成亲,哪怕是当个三妾,四妾,做个没有名分的小房也心甘情愿。”
“叶娘不图名分,叶娘也明白妾室也没资格拜堂成亲,连正门都没资格入,但这些叶娘都不强求…只要李公子不肯嫌弃叶娘这具残花败柳的身子,叶娘愿意跟在李公子身边一辈子,伺候李公子洗衣起居,为李公子生个大胖小子,为李家传递香火,大门不出,专心为李公子相夫教子。”
当说到为晋安生个大胖小子,为晋安传宗接代,繁衍香火时,叶娘那张雪白脸蛋上居然浮现起一抹并不像是做作的娇羞。
“好!”
“今既不拜堂成亲,也不纳妾,纳妾的事等以后见到结发妻子,得到她点头应允后才能纳妾,今晚咱们只走个简化流程,先委屈叶娘你当李某人的无名无分小房。”
一听不用拜堂成亲,不用给飞头蛮下跪,认贼作父,刚才还扭扭捏捏,说与发妻感情深厚的晋安,此刻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
满口胡扯,鬼话连篇,连半分停顿都没有,唔,反正他晋安又不姓李。
这快速的转折,直把大堂里的在座客人看得侧目连连。
就连那桌自从进来后就默默干咽手里干粮,一直两耳不闻窗外事,与这家鬼客栈井水不犯河水的走阴镖师四名阴气沉沉大汉,此时都被晋安接连的骚操作,侧目看过来。
此刻。
要说脸上表情最夸张的,莫过于风水先生和大头老头了。
当晋安说到已有结发妻子,并且他与妻子很恩爱,妻子对他有过数次救命之恩时,他们第一念头想到的就是自家夫人。
因为只有自家夫人完全符合晋安说的这些。
果然。
晋安公子不是贪图女色。
不是轻易拜倒在女子裙下的风流好色鬼。
一直都惦记着夫人对他的好。
两人朝晋安背影露出赞赏的笑容。
可后来的发展,越来越魔幻,当叶娘说愿意不要名分的小妾时,晋安答应得比谁都快,愿意今晚纳妾时,两人脸上的表情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甚至因为转折来得太快。
脸上的笑容僵住,还保持着之前的赞赏僵硬笑容。
然后。
两人愁眉苦脸。
要是被夫人知道,今晚他们带着晋安公子跑出来鬼混,还瞒着夫人,给晋安公子纳了一房小妾,夫人以后要多出一个“好妹妹”……
两人细思极恐。
忍不住同时打了一个冷颤。
顿觉人生索然无味。
他们无法想象,等他们回去后将要承担多大的遮天怒火……
以夫人如今的手段……
这是天要塌了吧?
两人再次同时打了一个冷颤。
人生索然无味。
不行!
风水先生跟大头老头心有危机感的对视一眼,这个妖女绝不能留!今晚说什么都要替天行道,匡扶天下正义,拆了这座吃人的怨殃楼客栈,斩妖除魔!
……
……
纳妾跟明媒正娶正妻不同。
娶正妻,女子可以身着大红嫁衣,走正门,通知亲朋好友,摆酒席,然后拜天地,拜父母,拜宗祠先人,明媒正娶。
而纳小妾,女子是不可以着嫁衣的。
也没有拜天地,拜父母,通知亲朋好友,明媒正娶那一套。
纳小妾那天,新郎官可以穿新郎服,但小妾只能穿绿衣,这叫红男绿女,绿叶衬托鲜花,并且只能从侧门入。
纳小妾连正式婚礼都没有,不仅不配穿嫁衣,连盖头都不配。
就是走一个简化流程。
虽然晋安说要等以后得到正房妻子点头首肯后才能纳妾,但叶娘还是回到闺房,脱下嫁衣,重新换了一身绿群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错觉。
觉得叶娘穿嫁衣很美,但穿绿群更加明艳动人。
身上这件绿色长裙更适合叶娘。
至于晋安身上的大红新郎官服?
眼前就有现成的。
直接扒了马景文书生的新郎官,浑身上下光溜溜,只给他留了一条四角裤衩,然后被晋安安排坐在风水先生跟大头老头那一桌,护他安全。
免得他一个不留意,被人抓去后厨当猪猡宰了。
本着一切流程简化的原则,没有跪父母,没有拜天地,晋安和叶娘手里牵着竹篮子,竹篮子放满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意“早生贵子”,两人开始一桌一桌客人敬酒。
叶娘虽然暂时无名无分,但还是很快代入“李家小妾”的身份。
她亦步亦趋的跟在晋安身后,喝了几口酒下肚,小脸蛋上开始泛起熟透水蜜桃的诱人红晕,含情脉脉看着晋安。
那双能勾男人魂儿的桃花眼里,看着晋安背影,像是要融化了一样,能掐出水来。
看这样子。
叶娘是真对晋安动了真情。
冰肌玉仙
等这一切流程走完后,作为老丈人的客栈掌柜,抬头看看外头的天色,脸上带着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笑脸走来。
“李公子,时辰已经不早,李公子你和叶娘的身子都都有些乏了,要不先回房休息?”
超神天才系統
好家伙。
这是催着晋安和叶娘早点入洞房,春宵一刻值千金。